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滔天剑一脉

    “看来一尊战尸不够,还得再来一尊,反正也带不出去,用来阻挡一下血屠也好。”

    看着张若尘极速往雪山方向赶去,罗乙不由再度召唤出一头战尸来。

    进入密地,他总共也就只找到两尊大圣尸身罢了,现在都给用出来,怎么也能阻挡血屠神子一阵。

    第二尊大圣战尸身形瘦弱,看上去十分苍老,双手各持一把长剑,攻击凌厉无比。

    “区区两尊大圣战尸,也想阻挡本神子,全都化为灰烬吧!”

    血屠神子身上散发出浓浓血煞之气,化作熊熊火焰,与无间炼狱塔相结合。

    他之所以能够掌控无间炼狱塔,就因为他掌握着炼狱之火,这是一种堪比净灭神火的可怕火焰,鲜有人能够掌握。

    海量炼狱之火从无间炼狱塔中涌出,包裹住两尊大圣战尸,生生将它们焚烧成灰烬,就连所用之剑也不例外。

    “轰。”

    一团炼狱之火飞出,化作火球,轰入罗乙所在密地。

    山峰崩塌,却早已不见罗乙的踪影。

    血屠神子并未去寻找,驾驭无间炼狱塔,继续追赶张若尘等人。

    密地深处,罗乙再度显现出身形,低语道:“张若尘,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容易死。”

    另一边,就在血屠神子即将追上之时,张若尘等人终是抵达雪山之下。

    “怎么不逃了?”

    血屠神子俯瞰张若尘等人,脸上满是残酷笑容。

    在他看来,张若尘等人之所以停下来,完全是因为绝望,无处可逃。

    张若尘抬起头来,朗声道:“因为接下来,要逃走的会是你。”

    说话间,滔天剑出现在他手中,无数剑道规则向着他汇聚而来。

    “请诸位祖师助我对抗大敌。”张若尘腾空飞起,呼唤滔天剑一脉历代祖师。

    此刻,地面上所有剑的剑尖,均是指向张若尘,轻微摇晃,犹如是在朝拜他。

    这便是剑圣现身,万剑皆要行礼。

    层层叠叠的云层之间,传出一道苍老声音:“不死血族敢踏入剑冢,杀无赦。”

    顿时,一道道强横气息出现,化为十六道人形暗影,正是滔天剑一脉十六位祖师的圣魂。

    “圣魂附体。”

    十六位祖师的圣魂尽皆冲向张若尘,化作一尊高达千丈的人形圣影,散发出煌煌威严之气。

    张若尘此刻便悬浮于圣影的眉心位置,被一股股强大的圣气所包裹,全身充满力量。

    当初,第一次来到剑冢,他的修为仅仅只是一阶半圣,只能借用一位祖师的圣魂,现在他却是可以同时借用十六位祖师的圣魂。

    昔日,凌飞羽借用葬天剑一脉祖师的圣魂,与青天血帝一战,拼死阻止不死血族释放冥王。

    如今,该轮到他来做这件事情,这便是身为持剑人所应肩负的使命。

    “嗯?”血屠神子露出一抹异色。

    他能感受得到,与十六道圣魂结合后,张若尘气息暴涨,已经是能够与不朽大圣相媲美。

    “阴灵就该好好待在坟冢内,敢出来阻碍本神子,就彻底从世间消散吧。”

    血屠神子眼神轻蔑,身上迸发出可怕杀机。

    哪怕张若尘借用十六位祖师圣魂,强大到能与不朽大圣媲美,也丝毫未被他放在眼中。

    他连真正达到不朽境的大圣都击败过,张若尘借用外力达到这一层次,又算得了什么?

    “你们都退开,接下来,我可能没法顾及到你们。”张若尘无比严肃道。

    众人心中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他们如果出手,不但无法帮到张若尘,反而会成为拖累。

    所以,他们都没有迟疑,立刻退后,给张若尘腾出足够宽阔的战场。

    十六位祖师的圣魂,将天地灵气源源不断调动起来,向张若尘汇聚而去,使得他身上的力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化为一片五彩色的混沌云雾。

    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他的五行混沌体自然是变得越发强大,可以承载浩瀚圣力。

    “哗。”

    剑灵苏醒。

    滔天剑散发出刺目光芒,引动万千剑道规则。

    一时之间,以张若尘为中心,这片天地化作一片剑海,万剑齐飞,张若尘宛如剑道帝皇,至高无上。

    “这就是大圣级别的力量吗?”张若尘低语,胸中不自觉涌现出一股豪气。

    这里是他绝对的主场,他绝不允许血屠神子从这里踏过去。

    举起滔天剑,强大剑域向着四周延伸。

    “剑九。”

    张若尘挥动滔天剑,施展出剑九。

    虽说他还未参透剑九最后一层奥义,可施展出来,仍旧不可小觑。

    周围万千古剑,在这一刻同时激射而出,在剑意的牵引下,汇聚成一条剑之洪流。

    同样是剑九,借助祖师之力,加上有着剑冢规则加成,威力与他平日所施展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血屠神子立身在无间炼狱塔之上,体内涌现出大量炼狱之火,一拳轰杀而出。

    “轰。”

    火焰拳印与剑之洪流碰撞,爆发出毁天灭地之威。

    可以看到,拳印在瓦解,剑之洪流亦是在消失。

    不消片刻,拳印和剑之洪流尽皆消失无踪,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炼狱火神拳。”

    张若尘低语,目光锁定血屠神子。

    此拳法乃是血屠神子通过无间炼狱塔习得,霸道强绝,同阶鲜有人能够接下其一拳。

    “真一雷火剑法。”

    张若尘没有停手,再度出手。

    借助祖师之力,自然是施展他们这一脉传承的《真一雷火剑法》,威力最强。

    毕竟,历代祖师均是将《真一雷火剑法》修炼到极高境界,剑意能够相通。

    血屠神子亦是继续施展出炼狱火神拳,此拳法变化莫测,每一拳都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威能。

    一时间,二人激战在一起,恐怖力量激荡,传递向四面八方。

    不过,剑冢环境极为特殊,哪怕二人争斗得再厉害,也没能造成太大破坏。

    若非如此,只怕二人刚一动手,剑冢就会被打得沉下去。

    “血屠神子的确厉害,进入剑冢,竟然还能发挥出如此强的实力。”豹烈很是凝重道。

    纪梵心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开口道:“血屠神子很强是不假,但其能够发挥出现在的实力,还是因为无间炼狱塔,那是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器灵强大无比,大幅削弱了剑冢的压制。”

    “殿下乃是剑修,又借用滔天剑历代祖师的力量,定然能够击败血屠神子。”

    慕容月开口,对张若尘充满信心。

    自她追随张若尘以来,无论遇到怎样的强敌,张若尘总能想出办法应对。

    “可惜啊,金属魔冠没有器灵,要不然我非镇压那孙子。”项楚南着急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以前都是他借助至尊圣器欺负人,没想到现在却被人用至尊圣器欺负了。

    同样是至尊圣器,有器灵,和没有器灵,威力有着天壤之别。

    有器灵的至尊圣器,在绝顶强者手中,足以用来弑神,比如那灭神十字架,就曾钉死过神。

    天地间神器太少,神灵掌握的,大多都只是至尊圣器。

    可不知什么缘故,昆仑界传承下来的至尊圣器,器灵几乎都不知所踪,根本发挥不出太强威力来。

    “如果张若尘无法击败血屠神子,我们恐怕就只有放弃剑冢。”纪梵心有些凝重道。

    实在敌不过,他们肯定不可能在这里等死。

    所谓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闻言,史乾坤的脸色不禁黯然,拳头紧握,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

    作为镇狱古族族长,若是让剑冢拱手让给不死血族,他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只恨他们镇狱古族没落,没有绝顶强者存在,没办法守护好剑冢。

    一座山峰之上,夏问心、九目天王等人凭空出现,远远观看着张若尘与血屠神子的厮杀。

    不死血族大军已经重新集结,只待这边战斗结束,便会再度发动猛攻。

    “剑冢的水很深啊,还好不是我们先杀进来,不然还真会有麻烦。”九目天王微微皱眉道。

    与祖师圣魂结合状态下的张若尘,强大无匹,非他所能敌。

    夏问心露出一抹微笑,淡淡道:“剑冢有着六位持剑人,在剑冢内均能发挥出超强实力,张若尘只是其中之一。”

    “六位持剑人所拥有的剑,也是释放冥王大人的钥匙,当初我们不死血族在昆仑界的十大部族,耗费极大力气,夺走其中五把剑,唯独没有得到张若尘手中的滔天剑。”

    “如果剑冢六位持剑人都在,共同守卫剑冢,那才是真的麻烦。”

    进攻剑冢之前,他已经是对剑冢情况,有过极为详细的了解,所以才料定,即便是血屠神子,也不可能轻易攻破剑冢。

    既然血屠神子那般激进,他也乐得其来打头阵,倒也不怕血屠神子将功劳给抢走。

    “张若尘,你挡不住本神子。”

    血屠神子低吼,抬手将无间炼狱塔打出。

    久久不能击杀张若尘,已经让他失去耐性,不想再继续耗下去。

    别说张若尘只是借来不朽大圣的力量,就算是真正的不朽大圣,在他动用无间炼狱塔后,也必须要陨落。

    挡我者,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