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幸运饼干在7月4日达到50000美元

MISSOURI – A man’s 18-year-old fortune cookie has finally proven itself lucky. Paul Winters of Lee’s Summit says he uses the “lucky numbers” on the back of a fortune cookie he received 18 years ago when purchasing his weekly Missouri Lottery Powerball ticket.

温特斯解释说,他通常每周六去李高峰的第三街1201号西南部的海维加斯,检查他前一周的获胜者入场券,并购买下周Powerball的多重入场券。“机器上写着‘彩票认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所以我让售票员核对一下,”温特斯回忆道。

Winters explained that he typically goes to Hy-Vee Gas, 1201 SW Third St. in Lee’s Summit, each Saturday to check his previous week’s ticket for winners, and to purchase his multi-draw ticket for the next week’s Powerball drawings.

他7月4日抽签的电动球门票匹配了五个白球数字中的四个和电动球数字,赢得了50000美元的奖金。那些获胜的数字是:4, 7, 15,41和44,有10个球。Winters说:“我问我妻子,如果我赢了大球,她会想要多少。”我告诉他,“没有。”“这是你的钱,”他的妻子Briann笑着说。“当他告诉我他赢了50000美元后,我真希望我没有那样说。”

开玩笑,这对夫妇打算用晚餐庆祝胜利,并用50000美元奖金来付帐单。

“I asked my wife how much she would want if I ever won the Powerball,” said Winters.

“I told him, ‘None. It’s your money,’” his wife, Briann, laughed. “After he told me he won $50,000, I wished I hadn’t said that.”

Joking aside, the couple plans to celebrate the win with dinner and use the $50,000 prize to pay off bills.

幸运的幸运饼干在7月4日达到50000美元

第六百一十二章 冰魔

    张若尘可以肯定,对方绝不是半圣。

    黑袍人虽然很是强大,却没有强大到让张若尘绝望的程度,应该也是一个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只不过,对方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诣,远远过张若尘。

    此人应该就是,孤影峰的峰主,冰魔。

    毕竟,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本就数量稀少,更何况,对方还能操控寒冰之力。除了冰魔,张若尘想不到其他人。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与这一位邪道凶人相遇。

    冰魔的年龄已经过百岁,在邪道,有极高的辈分,早在三十年前,他的精神力就已经达到四十四阶。

    根据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张若尘可以判断,他的精神力强度,就算没有达到四十四阶的巅峰,也已经达到四十四阶的高阶。

    张若尘现在只能算是刚刚跨入四十四阶,精神力强度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这个老魔头的实力,比红欲星使的预估要强大太多。”张若尘的心中暗道。

    只有同为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才会感知到冰魔的恐怖。

    冰魔似乎有些不耐烦,冷声道:“考虑得如何?老夫的耐心可是相当有限。”

    对方的实力虽强,张若尘却依旧面不改色,道:“冰魔,你若是告诉我魔教圣女在何处,我会放了他。”

    “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讳,还敢讲条件,哏哏,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简单。”

    冰魔立即施展出天眼,化为一根光柱,向张若尘盯过去,想要看清张若尘面具下方的真容。

    冰魔的精神力强度远张若尘,施展出天眼,必能识破张若尘的真容。

    不能坐以待毙,张若尘目露寒光,立即催动雷电,向前一刺。

    紫色的电刃,从雪人战士的眉心穿透过去,击破他的气海,留下一个血窟窿。

    “师叔,救……救我……”

    雪人战士的眉心不断涌出鲜血,惨呼了一声,身体一斜,从狮鹫的背上坠落下去。

    击杀了雪人战士,张若尘立即施展出奔雷术,向远处急遁去。

    冰魔哪会想到,对方会突然下杀手,略微呆滞了一下,随后,嘴里出一声震天的爆喝:“哪里逃?”

    “寒刀如雨。”

    冰魔手持一根枯木法杖,调动浩浩荡荡的天地灵气,凝聚出成一片寒气云雾,向张若尘逃走的方向挥了出去。

    寒雾凝聚成千军万马的形态,出呼啸的声音,又有无数刀锋穿梭在千军万马之间,刹那之间,就已经追到张若尘的身后。

    张若尘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寒气压迫而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住。

    “大地毁灭电海。”

    张若尘豁然转身,将雷珠托举起来。

    顿时,以雷珠为中心,天地之间的灵气,不断转化为雷电,汇聚成一片电海,向前轰击了出去。

    即便是站在五百里之外,也能看见,天边有一片雷云和寒雾在对碰,爆出惊天动地的声势。

    雷声轰鸣。

    寒风呼啸。

    坠神山岭中的蛮兽,全部都被天空的声响惊吓得趴地蛰伏。

    “唰唰。”

    地面上,黑市的邪道修士也都纷纷冲了出来,有的站在树梢,有的站在崖边,有的站在石上,纷纷眺望天空的奇景。

    两位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的对决,皆是调动天地之力,造成的破坏力极其恐怖,让鱼龙境的邪道武者都全身冒冷汗。

    “除了冰魔大人,竟然又出现一位精神力大师。此人是谁?”

    “无论是谁,敢与冰魔大人交手,就肯定是死路一条。”

    ……

    仅仅只是一击对碰,张若尘的身体就被寒冰封住,垂直向下坠落。

    从数千米高的高空摔落下去,即便是修炼成金皮、玉骨的鱼龙第三变修士,恐怕也要摔成重伤。

    就在张若尘离地面只剩百米的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一道闪电从天空飞落下去,将寒冰击破。

    张若尘立即破冰而出,全身被紫色的闪电包裹,化为一道电光,向天外飞去。

    “咦!”

    冰魔十分吃惊,根本没有料到对方居然能够破开寒冰,正是不可思议。

    “能够挡住‘寒刀如雨’,此子必定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莫非……他就是红欲星使封的那一位大护法?”

    来到青云郡,冰魔最大的任务,就是击杀红欲星使的大护法,张圣明。

    既然,刚才那一个雷电系的精神力大师,很有可能是张圣明。那么,冰魔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将其镇杀。

    冰魔大吼一声:“红柳山庄的大护法现身,所有人,立即出动,一定要将其围杀。”

    他的声音,通过精神力传递出去,传入隐藏在周围的所有邪道修士的耳中。

    漆黑的丛山峻岭,立即响起一道道破风声,也不知有多少邪道修士,全部都向张若尘离开的方向追赶上去。

    冰魔施展出一种提升度的法术,先一步追向前方的张若尘。

    “黑市竟然集结了如此多的高手,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隐藏在附近。”

    张若尘见到冰魔越追越近,立即将三师兄送给他的至宝“流星隐身衣”取出来,穿在身上。

    刹那间,张若尘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隐匿了起来。

    冰魔追到张若尘刚才的位置,冷哼了一声:“就算你修炼有隐匿之术,也逃不过我的天眼。”

    “开。”

    冰魔临空而立,打开天眼,眉心浮现出一只青光竖眼,射出三尺长的光芒。

    眺望了一圈,冰魔却没有任何现,嘴里不禁出一声轻咦,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这样?莫非他的精神力强度还在我之上?不对,若他有如此强的精神力,干嘛要逃?”

    流星隐身衣,是何等至宝,别说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若是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不触动外物,不使用真气和精神力,即便是圣者也很难现他的气息。

    穿上流星隐身衣的张若尘,已经悄声无息的落到地面。

    冰魔的精神力虽然很强,但是,张若尘只要小心一些,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将他暗杀。

    张若尘正准备靠近过去,突然,远处又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只见,一个背剑的青衣女子,身形一晃,出现在距离张若尘不远处的一棵古枫树的顶部。

    张若尘立即停下脚步,微微皱眉:“青衣星使怎么也赶来了?”

    橙月星使曾告诉张若尘,七大星使之中,青衣星使的天资,足以排进前三,拥有“青云圣体”,能够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

    冰魔和青衣星使单独一人,张若尘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将其刺杀。

    但是,他们两人会合一起,却就相当麻烦。张若尘现在出手,肯定免不了就是一场恶战,反而耽误救人。

    张若尘担心木灵希的安危,没有现在就出手,静静的站在原地,观察青衣星使和冰魔。

    青衣星使问道:“找不到他吗?”

    冰魔站在半空,收起天眼,摇了摇头,道:“他应该是使用了圣旨,已经逃离这一片区域。”

    “真是奇怪,红欲星使册封的大护法,怎么会冒险来就魔教圣女?”青衣星使困惑的道。

    “没什么好奇怪,说不定,红欲星使已经与魔教圣女联手。”冰魔自认为经验老道,就好像所有事都瞒不过他。

    青衣星使冷哼一声:“黑市的继承人之争,虽然十分残酷,可也绝不允许敌对势力插手。若是,红欲星使真敢与魔教圣女联手,长老会自然会收拾她。”

    “只要抓不住她的把柄,长老会也奈何不了她。”冰魔笑道:“青衣星使,老夫认为还是继续收捕魔教圣女。只要抓住魔教圣女,不仅能够和魔教谈条件,还能找到红欲星使勾结魔教的证据,兵不见血刃的将她扳倒,可谓是一举两得。”

    冰魔和青衣星使离开之后,张若尘立即施展出身法,冲进密林。

    “黑市的邪道武者,封锁了方圆三千里,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在这一片区域。我必须赶在邪道武者之前,先将她找到。”

    冰魔就在附近,张若尘不敢贸然使用精神力去探查,以免又将冰魔引了过来。

    方圆三千里的丛林,说它不大,也的确不大,以张若尘现在的度,两个时辰之内就能跨越而过。

    可是说它广阔,它也相当广阔,足有一个下等郡国的疆土面积,在不动用精神力的情况之下,就算花费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将一个人找出来。

    木灵希既然受了伤,便肯定会将自己藏起来。张若尘想要将她找到,完全只能靠运气。

    张若尘虽然不能使用精神力,可是以他武道修为,却具有强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五感越常人不知多少倍。

    如此一来,他寻找的度依旧不慢。

    突然,张若尘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五十里之外,响起两个急奔跑的脚步声。

    “唰!”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从原地消失。

    经过多次挪移,张若尘落到一处半山腰的高地,终于看见两个脚步声的主人。

    ……

    现在,应该还是双倍月票期间,小鱼向大家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看完之后,顺手投一下。谢谢!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578章 时空传人

    当然,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天赋,也的确让黑市的诸圣感到心惊,十分担心张若尘一旦成长起来,东域将再出一位剑圣。,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黑市才下定决心,要将张若尘除掉。同时,也要借此机会,重振雄风,将失去的脸面和威严重新找回来。

    二师兄朱洪涛向张若尘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小师弟,你的面子真大,居然将九幽剑圣都引来东域圣城,连二师兄我都比不上你。”

    三师兄万柯却摇了摇头,分析道:“恐怕不会那么简单,黑市的真正目的,估计是想借助此事,破坏圣院和东域圣王府的关系。你想,师尊对小师弟寄予了厚望,若是小师弟在陈家被黑市的人杀死,那么,以师尊的脾气,岂会不记恨陈家?一旦圣院和东域圣王府决裂,今后,黑市在东域,就能应对得更加从容。”

    张若尘皱了皱眉头,道:“黑市既然敢来东域圣城,就肯定提前做好了完全的布局。甚至,就连师尊离开圣院,出去办事,也很可能早就在他们的计划范围之内。”

    璇玑剑圣的确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离开东域圣城,只交代了一句,他有一件要事必须去办,张若尘婚礼之前,一定会赶回。

    当时,朱洪涛和万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刚才张若尘说出来,他们才意识到,很有可能真的是黑市在布局。

    既然黑市可以布局,提前将璇玑剑圣引开,自然也就能布局,将东域圣城中别的强者牵制住。

    甚至,他们在陈家的内部,说不定也布好了局,要不然,陈家开启护城大阵的速度,不可能那么慢。

    万柯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道:“放心吧!东域圣城毕竟还是陈家的地盘,已经经营了不知多少代人,足以应对一切危机和变故。即便是九幽剑圣亲临,也不可能撼动陈家。”

    九幽剑圣驾临,的确镇住了很多人。

    三大剑圣之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不是区区鬼圣和锤圣可以比拟。

    然而,陈无天面对九幽剑圣却面不改色,长笑一声:“剑圣,你是在说笑吧?在东域圣城,你老人家想要带走我们圣王府的人,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九幽剑圣道:“怎么?你不信?”

    陈无天针锋相对,瑞气十足,道:“当然不信。晚辈再奉劝前辈一句,这里是东域圣王府,不是九幽城,快些离去,要不然,未必走得掉。”

    天穹上方,响起一个笑声:“商九幽,看来你真的已经老了,就连年轻人也不将你放在眼里。”

    陈无天的脸色,再次变得严肃了几分,抬起头,向上方看了一眼。

    只见,云层里面,悬浮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

    刚才的笑声,就是从黑色城池中传出。

    除了陈无天,别的人,却没有人能够看到黑色城池,听到刚才的笑声,只能暗自猜测,还有黑市的高手没有现身。

    三师兄万柯的脸色沉凝,道:“糟了!看来除了九幽剑圣,说不定黑市一品堂的堂主也已经驾临,就在暗处。”

    “何以见得?”张若尘问道。

    “邪道的强者里面,敢直呼九幽剑圣名讳的人,就那么几个,并不难猜。”三师兄万柯道。

    九幽剑圣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盯着对面的陈无天,道:“你是第一个敢威胁老夫的人,不错,实在不错,就凭这一份胆量,就够资格称一声年轻英雄。”

    在九幽剑圣的面前,即便是陈无天的年龄,也只能算是一个年轻人。

    陈无天的身躯站得笔直,傲然的道:“剑圣,现在掌握主动权的人,乃是晚辈。信不信晚辈现在,就能先诛杀鬼圣?”

    “唰!”

    方天画戟几乎就要刺进鬼圣的胸膛,戟尖上的光华,变得更加明亮,将鬼圣的脸映照得十分惨白。

    九幽剑圣笑道:“你的手中有人,我们黑市的手中也有人。”

    九幽剑圣的话音刚落,两个人影,就在暗黑中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青一白两位老者,他们悬浮在虚空,双手紧紧的抱住脖子,双脚不停的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脖子上有一根无形的绳子将他们吊起。

    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两位老者的脖子上,根本什么都没有。

    因此,眼前这一幕,显得无比诡异。

    一青一白的两位老者,正是陈家的两位脉主,陈西蚕和陈天昆。

    张若尘盯着陈西蚕和陈天昆的方向,道:“好高明的幻术,居然连半圣都中招。”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师兄朱洪涛,此刻也露出几分忌惮之色,目光盯向四周,小心谨慎的道:“应该是幻圣到了!这个妖女的实力,相当可怕,犹如鬼魂一样,无处无在,防不胜防,咋们要小心一点。”

    黑市和陈家都有人质在手,顿时,陷入了僵局,开始对峙起来。

    步千凡走了出来,站在战场的中心位置,道:“既然各位前辈,暂时不出手,那么晚辈就先来解决和张若尘的恩怨。”

    步千凡的身形和五官,逐渐发生改变,最后完全变成帝一的样子。

    帝一背着双手,盯着远处的张若尘,挥了挥手,笑道:“带上来吧!这一件聘礼,其实早就该送出才对。”

    两位琉璃骑士骑着蛮兽,从帝一的后方,走了出来。

    两头蛮兽之间,拖着一只六尺高的铁笼,铁笼与地面摩擦,冒出一粒粒火星。

    铁笼中,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她的两只手的手腕被钢钉穿透,钉在铁栏上面。一滴滴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将她的衣袖和衣袍染成红色。

    虽然,那一个妇人,已经晕厥。张若尘却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他的娘亲,林妃。

    张若尘的额头上冒出一条青筋,双眼赤红,向前冲了出去,厉声道:“帝一,你是在找死!”

    帝一的手臂抬了起来,做了一个手势。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眼神冰冷,抬起龙骨长矛,立即从左右两侧,向前一刺,分别刺进林妃的左肩和右肩。

    林妃立即痛醒,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鲜血如注一般,从她的左右两肩涌了出来。

    “张若尘,你若再向前跨出一步,你的母妃,立即就会死在你的面前。”帝一笑道。

    那看似阳光明媚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异常狰狞的感觉。

    张若尘停下了脚步,双拳紧握,全身都在颤抖,道:“与我娘亲何干?你为何……要将她……牵扯进来。”

    黄烟尘立即追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身旁。

    她看到铁笼里面的林妃,也无比的伤心和怨恨,冷声道:“武者相争,不伤家人。你们黑市诸圣做事也太没有底线了吧?”

    张若尘的半圣府邸的防御力已经十分强大,又有五师姐坐镇,除了圣者出手,谁能攻破?

    帝一笑了笑,道:“此事与诸圣无关,我之所以请来伯母,其实也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在张若尘的心中,到底是他的母妃重要,还是他的未婚妻更重要?”

    “这个问题,似乎很多人都无法解答。但是,我知道张若尘相当聪明,他一定能够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张若尘,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你将你的未婚妻交给我,让她和我成亲,我放了你的母妃。”

    “第二个选择,你可以继续和你的未婚妻完婚,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先给你的母妃办一场葬礼。”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诶!张若尘,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应该够用了吧?”

    二师兄朱洪涛和三师兄万柯冲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左右两侧。

    帝一向朱洪涛和万柯看了一眼,立即道:“两位前辈,你们千万不要想着能够救人,杀人的速度,总是比救人的速度要快很多。万一因为你们的冒失,导致张若尘的母妃死在这里,恐怕他会恨你们一辈子。”

    朱洪涛很想冲上去打爆帝一的头颅,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冲动。

    万柯十分担忧的看着张若尘,道:“师弟,不要相信他的话,就算你将烟尘姑娘交给了他,他也不可能放过你的母妃。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真正要杀的人也是你。”

    黄烟尘很清楚张若尘心中的难处,道:“我去吧!等到帝一放了林妃娘娘,我会自绝性命,不会让他羞辱。用我的命,换取林妃娘娘的命,很值。”

    黄烟尘的眼神绝然,迈出脚步,向前走去。但是,她才跨出一步,张若尘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回去。

    “你回去,交给我来解决。”

    张若尘抬起头来,逐渐恢复平静,但是,眼中却依旧蕴含浓浓的杀气,道:“帝一,你以为你已经掌握绝对的主动权了吗?”

    帝一双手一摊,笑了笑,道:“难道还不明显?”

    “唰!”

    突然,张若尘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在场的诸圣,也没有人看清他的身影,只感觉空间波动了一下。

    就在张若尘消失的时候,另一个张若尘,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囚禁林妃的铁笼上方,施展出时间剑法,快速击出两剑。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头颅,几乎同时飞了出去。

    “空间挪移,时间之剑。时空传人又出世了吗?”

    九幽剑圣的一双苍老的眼睛,变得锐气十足,散发出来的目光,化为滔天的剑气。

    在这一刻,张若尘掌控时间和空间的秘密,终于暴露在天下人的面前。

    今后,他势必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杀劫。可他却无悔,因为,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只有使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才能在黑市的圣者反应过来之前,将两位琉璃骑士杀死,把娘亲救下。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三百零三章 帝一

    韩敬忠和张天圭,脸上带着敬畏的神情。;乐;文;小说 +他们一直低着头,跟在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的身后,走进营地。

    这是从崇山峻岭之中开辟出来的一座广阔的军营,也是四方郡国最强大的军队“蛮象军”的训练基地。

    既有马场,也有练武台,还有专门训练蛮兽的营地。

    整个基地,只有三千位军士,可是他们中修为最弱都是地极境小极位的武道修为,走出军营,就是一等一的武道强者。

    他们的坐骑,全部都是蛮象。

    蛮象,乃是四阶下等蛮兽。

    虽然只是最弱的四阶蛮兽,可是三千头蛮象冲杀过去,谁人能挡?

    即便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也会瞬间被碾杀。

    拥有一支如此强大的军队,足以横扫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

    想要打造一支蛮象军,需要花费一笔庞大的灵晶,还要收罗天下高手,四方郡国的王族根本没有那样的财力,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号召力。

    所以,这一支蛮象军的真正主人,并不是四方郡国,而是黑市的一位大人物。

    此刻,这一位大人物,就坐在军营的主营帐的上方。

    他穿着一身带着金边的玄铁甲,脸上带着金色的铁面具,露在衣袖外面的双手,显得十分白皙、细腻,显然是一个年轻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寒气森森的气息。

    除此之外,营帐中,还坐着数十位武道强者:四方郡国的郡王,地府门的门主,毒蛛商会的总会主,朱雀楼的楼主……

    天魔岭黑市的顶尖大势力的主宰,几乎全部都聚集在这里,每一个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当然,除此之外,又有一些黑市的年轻才俊,他们没有资格入座,只能站在营帐的边缘。比如,黑市年轻一代的七大高手,还有一些新崛起的年轻邪道狠人。

    在那些年轻的邪道狠人之中,就有一个身材单薄的男子。他依靠着营帐的墙壁,穿着一身麻布灰衣,身体站得笔直,手捏一柄铁剑,身上带着一股死气,像是没有任何情绪。

    若是张若尘在这里,就能将他认出。那一个灰衣男子,正是当初决定要加入黑市的夺命剑客,阿乐。

    只不过,如今的阿乐,已经是地府门年轻一代最顶尖的杀手。以地极境的修为,能杀天极境的武者,深得地府门主的器重。

    在地府门,阿乐的实力,已经盖过地府门的少主“紫阴阳”。

    但是,阿乐的性格太孤僻,几乎从不与任何人说话,就像一块人形的石头。

    除此之外,地府门还有两位年轻武者也在营帐之中,正是紫阴阳和紫茜。以他们的身份,也只能站在角落的位置。

    整个营帐,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偶尔传出的呼吸声,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坐在上方的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声音有些沙哑,道:“来到天魔岭,我很失望。黑市居然被武市钱庄和拜月魔教给完全压制,一点主动权都没有,这,不像是我们黑市的风格。”

    “毒蛛商会是黑市在天魔岭最大的商会,势力遍布三十六郡国,聚集了数十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华会主,你来说一说是什么原因?”

    毒蛛商会的总会主华青烨的脸色巨变,就像是被死神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全身不停冒冷汗,双腿都有些颤抖。

    他已经年过百岁,武道修为已经冲破天极境,达到了鱼龙境,算是超脱了凡人的境界。可是在那一位神秘男子的面前,心中却生出一股强烈的空间,十分的不安。

    华青烨有些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躬身向那神秘男子行礼,恐惧的道:“少主……天魔岭的形势相当复杂,各方势力都很强大,不仅仅只是武市钱庄和拜月魔教那样简单,太清宫和云台宗府都是拥有半圣的四流宗门,不容小觑。除此之外……”

    “嘭!”

    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一掌击在桌面,冷哼一声,“既然如此,留你何用?”

    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都站在那一个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的身后,一左一右,一个穿着红色的衣衫,********;一个穿着紫色绣龙袍,英俊霸道。

    听到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的话,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顿时心领神会,他们的眼中痛楚露出寒光,向华青烨盯了过去。

    “华会主,你若是能够躲过我一击,饶你不死。”

    那一个背着龙头铁枪的紫衣男子,紫风星使,“唰”的一声冲出去,几乎在一瞬间就到达华青烨的身前。

    紫风星使的五指捏成掌刀,形成一道紫色的刀芒,劈向毒蛛商会总会主的左肩。

    紫风星使的力量,控制得相当精妙,没有一丝真气外泄。

    华青烨做为毒蛛商会的总会主,自然也是一位相当强大的高手,身体一扭,双腿发力,想要急速后退。

    还没等他移动脚步,肩膀的位置,传来一股剧痛。

    “噗!”

    华青烨的左臂,被紫色的刀气斩下,掉落在地。

    绯红色的鲜血,从肩膀中涌出,让营帐中弥漫上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紫风星使向华青烨盯了一眼,没有再继续攻击,而且重新退了回去,道:“既然你能躲过我的一招,那就饶你一命。但是,你要知道,我刚才只是用了十分之一的修为与你过招。若是使用全力,你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一块。”

    “多谢紫风星使,多谢少主。”

    华青烨立即跪在地上,不断向坐在上方的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磕头。

    营帐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气,眼神变得更加恐惧。

    华青烨可是超越天极境的超级强者,却被那一个紫袍男子一招废掉手臂,那一个紫袍男子的实力得有多强?

    那一个紫袍男子,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就算武者可以延缓衰老,他的年纪也绝不超过五十岁。

    不超过五十岁,就能达到如此高的成就,当真是恐怖绝伦。

    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道:“大家不用如此怕我,我们都是为黑市效力,应该和睦相处。或许大家对我还不熟悉,我先自我介绍,我是东域黑市一品堂的地品堂的第一高手,大家可以叫我……帝一。若是大家看过这一期的《东域风云报》,应该也会对我有一些了解,我就是三剑击败步千凡的那个人。”

    “我虽然现在只是地极境的修为,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小看我,要不然,就不是断一条手臂那么简单了!”

    那一个自称是‘帝一’的男子笑了笑,又道:“我这次来天魔岭,主要有两件事,第一,黑市必须要在天魔岭拥有绝对的掌控权,无论是武市钱庄、拜月魔教,还是天魔岭的本土势力,都必须臣服在黑市的脚下。”

    “第二,我要寻找传说中的龙舍利,希望大家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四方郡王小心翼翼的问道:“少主,什么是龙舍利?”

    帝一道:“八百年前,整个昆仑界一共有九位至强者,被称为‘九帝’。九帝中,有一位修佛者,人称‘佛帝’。”

    “池瑶女皇为统一天下,就必须进军西域,镇压三道之一的‘万佛道’。佛帝做为梵天道的道主,自然免不了要与当时如日中天的池瑶女皇一战。”

    “正如史料上记载,那一战池瑶女皇取胜,强势拿下了西域,击败了佛门领袖万佛道。”

    “佛帝死在池瑶女皇的手中之后,留下的舍利子,被佛帝的坐骑金龙一口吞下。”

    “金龙趁池瑶女皇与佛帝斗法伤了元气,逃之夭夭。后来,池瑶女皇又派遣高手,前去追杀金龙,夺取金龙体内的舍利子。却没有想到,金龙已经将舍利子完全炼化,化为龙舍利,修为大增,将池瑶女皇派去的高手杀得片甲不留。”

    “金龙击溃了池瑶女皇派去的高手,可是它自己也受了重伤,最终死在逃亡的路上。从那以后,龙舍利也消失不见。”

    “我翻遍黑市一品堂的古籍,终于在一本书籍上找到了一些端倪。”

    “当初,池瑶女皇的势力已经强大到巅峰,横扫九帝,天下无敌。金龙受了重伤之后,一路向东,逃往了当初还很荒芜的东域。在东域,金龙有一位小辈,那就是天魔岭曾经的霸主四翼地龙。”

    “我猜测,当初受了重伤的金龙,就是死在天魔岭。”

    “四翼地龙的巢穴,一共有两处,第一处是天魔岭深处的赤空秘府,另一处就是通溟河底的龙宫。”

    “五百年前一战,赤空秘府已经化为废墟,若是真有龙舍利,也肯定被人取走。但是,水底龙宫却从未被人开启,若是四翼地龙真的得到了金龙的龙舍利,很可能就放在龙宫之中。”

    听到帝一的话,在场的那些黑市邪人,全都热血沸腾。

    传说中的佛帝,留下的舍利子,很可能就在天魔岭。还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事?

    得到舍利子,就相当于,得到了佛帝的传承。

    当然,他们根本不敢奢望龙舍利,那是帝一才能拥有的东西。但是,他们若是帮助帝一,夺到龙舍利,那就是大功一件。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 三眼古族的女尸复活了

    闭关结束,血神教的整体实力,有了极大的飞跃,无论是圣者,还是圣王,数量均是大幅增加,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复兴的希望。

    只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血神教早晚能够重新崛起,傲视万界诸天。

    而也正因如此,血神教上下对张若尘这位教主,更加的敬畏,毕竟所有的改变,都是源于他。

    金禹、罗辰和豹烈三人,都已经是临道境的修为,很难再有大的提升,可此次闭关,他们还是有着不小的收获。

    唯一让张若尘感到可惜的是,木灵希和寒雪并未能够突破至接天境,遇到了瓶颈,与张若尘的情况相似,修炼的太快,参悟出来的规则多是小道。

    若无特别的机缘,她们俩想要突破至接天境,应该不是太容易的事情,得沉淀一段时间。

    “师尊,我想出去历练一番,寻找突破的契机。”

    正想着,寒雪走了过来,认真道:“师尊,我想独自出去历练一番,增广见闻,寻找突破的契机。“

    很显然,寒雪也是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所在,一味的闭关,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突破修为。

    千骨体质就是要多经历战斗,才能将潜能完全挖掘出来。

    张若尘瞬间明白寒雪心中所想,不由点头道:“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师尊都会支持你,凡事多加小心,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事,便传讯于为师。”

    “嗯,徒儿知道,师尊,师母,小黑,还有三位师伯,你们都保重。”寒雪眼中浮现出不舍之色,一一向张若尘等人道别。

    从地狱界回来,她都没有机会好好与张若尘相处,现在却又要与张若尘分别,她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

    但,她是千骨女帝的传人,注定会走上一条不寻常的路,大道之心必须无比坚定,勇往直前,剑斩一切杂念。

    为了追求成神之道,一切皆可抛。

    “唰――”

    寒雪不再耽搁,十分干脆的转身,脚踏虚空,向血神教外闪掠而去。

    目送寒雪离开,张若尘的眼中却是浮现出道道复杂之色,寒雪的成长,让他感到十分欣慰,但同时也很是心疼。

    因为他知道,寒雪能有现在的成就,必定付出了许多的艰辛。

    作为师尊,他所能做的,便只有全力去支持。

    张若尘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寒雪一定能够成为新一代的千骨女帝,闯出赫赫威名。只可惜,他这个师父,显得太名不副实了一些。

    木灵希走到张若尘的身边,道:“既然连寒雪都去历练了,我也得努力才行,我准备回凤凰湖,获取冰凰先祖的传承。”

    张若尘立刻回过神来,目光紧紧注视木灵希,道:有把握吗?”

    “以前我的确是没有把握,但现在我的修为已经达到道域境巅峰,更修成天凰道体,应该能够接受传承,放心吧,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去做。”木灵希道。

    闻言,张若尘微微思索,随即道:“那就依你,等我处理好血神教的事情,就送你回凤凰湖。”

    如今昆仑界的局势,十分复杂,危机四伏,木灵希去凤凰湖接受先祖传承,远离是非,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等到其顺利得到传承,那就真的是凤舞九天,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当即,张若尘开始处理血神教内的一些重要事务,经过之前的大战,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敢来血神教找麻烦。

    真正需要张若尘费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安置那些天魔石刻。

    他本身并不修炼魔功,所以并不打算将天魔石刻带在身上。

    除去木灵希、杜魔生、裴麟虎和贺源身上的四块外,其他八块都需要妥善安置,既要保证安全,也要方便血神教弟子参悟。

    思前想后,张若尘最后决定,将天魔石刻放入血神祭台的地底空间,等于是让血神神尸负责守护。

    有着张若尘的种种布置,只要谁敢触动天魔石刻,就会连带着触动血神神尸,那种后果,哪怕是真正的大圣,都难以承受。

    先前地狱界血浮大圣的遭遇,便是前车之鉴。

    将教众事务交给元星长老打理,张若尘带着木灵希和小黑,离开了血神教。

    小黑是觉得留在血神教很无趣,还是跟着张若尘,更有意思。

    一回到凤凰湖,木灵希便是立刻进入秘地之中,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先祖传承,她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不管有多困难,都必须要成功。

    看着木灵希进入秘地,张若尘不由低语道:“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既然来到了凤凰湖,张若尘并不着急离开,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正好放松一下,也可以陪陪林妃。

    之前圣明城出事,他走的十分匆忙,都没来得及与林妃道别。

    而看到张若尘回来,林妃自然是十分高兴,立刻便要亲自下厨。

    张若尘拉着林妃坐下,询问道:“母亲,怎么没有看到孔宣?”

    以往的时候,孔宣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林妃身边,可这次,其竟是不见踪影。

    张若尘已经使用精神力扫过整个凤凰湖,都没有发现孔宣的身影。

    “孔宣已经不在这里。”林妃道。

    张若尘面露异色,道:“孔宣去了何处?”

    “尘儿,你之前离开不久,便有一个神秘人出现,将孔宣带走。“林妃道。

    张若尘眉头微皱,道:“什么神秘人?为何要带走孔宣?”

    这里可是凤凰湖,有着两位广寒界的顶尖圣王坐镇,竟然有人能够闯进来,还带走了孔宣,此事明显很不简单。

    林妃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缕精光,道:“那个神秘人和孔宣一样,都有七彩羽翼,说是要带孔宣去一个地方修炼,孔宣本来还不愿意,是我劝她跟那人离开的,这是她的机缘,若是错过,未免太过可惜。”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他倒是没想到林妃,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同时,张若尘也隐隐生出了一些明悟,不出所料的话,带走孔宣之人,应该是一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秘强者。

    孔宣能够跟着其修炼,的确是一件好事。

    其实,之前回来,看到孔雀的修为达到圣王境,张若尘心中就产生过好奇,他传给孔宣的《孔雀圣典》乃是不完整的,按理说,其根本就不可能修炼到圣王境才对。

    如今想来,应该是孔宣另有机遇,很可能就与这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秘强者有关。

    张若尘倒是很期待,孔宣能够成长为一尊顶尖强者。

    来到凤凰湖的第三天,张若尘登上湖心岛,将酒疯子和古松子叫上,一同饮酒,谈天说地。

    酒疯子和古松子的日子,可谓是过得十分悠闲自在,无须出去打打杀杀,只需要酿酒、炼丹即可。

    古松子的脸色,突然一变,道:“有人闯入凤凰湖。”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若尘察觉到凤凰湖出现细微的空间波动,不由转过头,将目光投向碧波浩渺的湖面。

    顿时,一名踏水而来的紫杉女子,映入他的眼帘。

    紫衫女子的身材极为曼妙,五官精致,没有半点瑕疵,肌肤白皙如玉,身上散发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宛如一位从九天之上降下的仙子。

    最为特别的是,在其眉心处,有着一只竖眼,深邃如星空,似可看透世间万物的本质。

    “三眼古族。“

    张若尘双眼微眯,一眼便看出紫衫女子的来历。

    三眼古族,昔日昆仑界中,一个极为神秘而强大的族群。

    不过,在中古时代,三眼古族便已经灭绝,只留下传说。

    而此刻,却有一名三眼古族女子,出现在眼前,张若尘心中不禁生出许多的猜测来。

    而酒疯子此刻则是脸色剧变,眼睛瞪得很大,目不转睛的盯着紫衫女子,额头上冷汗直冒。

    “怎么会是她?张若尘……你……你有没有觉得她很眼熟?”

    酒疯子心神颤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张若尘道:“眼熟?似乎是有一些,难道以前见过?没有,应该没有。”

    酒疯子提醒道:“三眼古族早在中古就已经覆灭,可是,我们当初去神龙一族祖地阴阳海的时候,在最深处的遗弃神海发现了一具三眼古族的女尸……”

    说到此处,酒疯子再次停下,嘴里倒吸凉气。

    张若尘挖掘出了那段久远的记忆,微微一怔。紫衫女子竟然长得和他们当初在遗弃深海中遇到的那具三眼古族女尸,一模一样。

    一具明明已经死去超过十万年的古尸,竟会活过来,还出现在他的面前,实在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

    尤其,酒疯子很心虚,因为他当初取走了女尸身上佩戴的三叶九生花。

    眨眼的工夫,紫衫女子已是出现在湖心岛之上

    其并未理睬张若尘和古松子,目光盯向酒疯子,淡淡道:“交出我族圣物。”

    听到这话,酒疯子心中顿时一突,看来他猜得没错,眼前的紫衫女子,正是他当初在遗弃深海遇到的那一个。

    收敛心绪,酒疯子镇定道:“什么你族圣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恐怕是找错人了。”

    “需要本王说清楚一点吗?交出三叶九生花。”紫衫女子的脸色微微转冷。

    酒疯子虽然对紫衫女子有些忌惮,可还是坚持道:“我不知道什么三叶九生花,你别冤枉好人。”

    “既然你如此不识趣,那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紫衫女子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身上散发出极其可怕的气息。

    尤其是其眉心处的竖眼,绽放出奇异的光华,将酒疯子锁定,似可夺魂摄魄。

    “好强的力量。”

    感受到紫衫女子散发出的气息,张若尘不免有些动容。

    他已经隐隐猜到,紫衫女子应该是遗弃深海那些冰山中封印的生灵,不知因何缘故而复活,但其身上还残留着丝丝属于遗弃深海的冰冷气息。

    既然紫衫女子能够复生,那冰山中其他生灵,是否也已经复生?

    遗弃深海中,冰山无数,每一座冰山中,都封印有一具尸体,且那些尸体生前都很强,全都是圣境以上的修为,不乏达到圣王境的。

    尤其是那座石桥上囚禁的那些生灵,更是恐怖至极,全都是盖世凶魔。小黑的肉身,当初也被囚禁在那里。

    如果那些生灵全部复活,无疑会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心中快速闪过诸多念头,在紫衫女子出手前,张若尘身形一动,出现在了酒疯子的身前,伸出手掌向前一按,凝成一片刺目的火云,将笼罩住酒疯子的诡异力量化解。

    酒疯子眼中浮现出骇然之色,心中对紫衣女子忌惮不已。

    在被紫衣女子锁定的瞬间,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你想阻碍本王?”紫衫女子眼神不善的看着张若尘。

    张若尘微微摇头,道:“我并无此意,只是不希望你伤害我的朋友而已。”

    继而,张若尘转头看向酒疯子,表情严肃道:“酒疯子,将三叶九生花拿出来吧,那是三眼古族的圣物,你拿着并非是一件好事。”

    闻言,酒疯子眼中不由浮现出不舍之色,但在看到紫衣女子眼中的寒光后,只得听张若尘的,将三叶九生花取了出来。

    看到酒疯子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张若尘不由出手,将三叶九生花从其手中夺了过来,继而抛向紫衫女子。

    “物归原主。”

    紫衫女子伸出手来,将三叶九生花接过。

    不由得,其眼中的寒意,快速消退,同时将强大的气息收敛。

    她此行只为取回三叶九生花,若无必要,并不愿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当然,如果有人要阻止她取回属于三眼古族的圣物,她也不介意与人动武。

    只要三眼古族还有人存留于世,就绝不允许圣物遗失在外。

    一翻手,紫衫女子将三叶九生花收了起来,随即转过身,准备离开凤凰湖。

    “请留步。”张若尘道。

    紫衫女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将目光投向张若尘,道:“你有何事?”

    “我想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如何复活的?阴阳海如今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张若尘表情肃然的问道。

    听到这一问话,紫衫女子的眼中,竟是显出一缕可怕的杀机,很是冰冷的吐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不待张若尘再说什么,紫衫女子转过身去,身形闪动,眨眼便是消失无踪。

    “这个女人不简单,老酒鬼,你胆子还真大,居然敢抢这等强者的东西。”古松子咋舌道。

    酒疯子一脸肉痛的表情,愤懑道:“我哪儿知道一具死尸,居然还能够活过来,我的三叶九生花啊,张若尘,你小子不是很厉害吗?干嘛要怕那女人?”

    他的确不是紫衫女子的对手,可以张若尘的实力,何须如此退让?

    “这不是怕!此女在中古时期,便应该已经死去,如今却突然复活,再联系到当初阴阳海中所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这里面的水很深吗?阴阳海恐怕是发生了惊天的巨变。”

    张若尘眼神凝重,有些怀疑紫衫女子也是昆仑界的幸存者,当初很有可能并没有死,而是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类似于假死。

    看来,得去一趟阴阳海。

    酒疯子的瞳孔不由紧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听张若尘这么一说,阴阳海隐藏的秘密,当真是细思极恐。

    (本章完)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六百一十二章 冰魔

    张若尘可以肯定,对方绝不是半圣。

    黑袍人虽然很是强大,却没有强大到让张若尘绝望的程度,应该也是一个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只不过,对方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诣,远远过张若尘。

    此人应该就是,孤影峰的峰主,冰魔。

    毕竟,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本就数量稀少,更何况,对方还能操控寒冰之力。除了冰魔,张若尘想不到其他人。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与这一位邪道凶人相遇。

    冰魔的年龄已经过百岁,在邪道,有极高的辈分,早在三十年前,他的精神力就已经达到四十四阶。

    根据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张若尘可以判断,他的精神力强度,就算没有达到四十四阶的巅峰,也已经达到四十四阶的高阶。

    张若尘现在只能算是刚刚跨入四十四阶,精神力强度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这个老魔头的实力,比红欲星使的预估要强大太多。”张若尘的心中暗道。

    只有同为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才会感知到冰魔的恐怖。

    冰魔似乎有些不耐烦,冷声道:“考虑得如何?老夫的耐心可是相当有限。”

    对方的实力虽强,张若尘却依旧面不改色,道:“冰魔,你若是告诉我魔教圣女在何处,我会放了他。”

    “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讳,还敢讲条件,哏哏,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简单。”

    冰魔立即施展出天眼,化为一根光柱,向张若尘盯过去,想要看清张若尘面具下方的真容。

    冰魔的精神力强度远张若尘,施展出天眼,必能识破张若尘的真容。

    不能坐以待毙,张若尘目露寒光,立即催动雷电,向前一刺。

    紫色的电刃,从雪人战士的眉心穿透过去,击破他的气海,留下一个血窟窿。

    “师叔,救……救我……”

    雪人战士的眉心不断涌出鲜血,惨呼了一声,身体一斜,从狮鹫的背上坠落下去。

    击杀了雪人战士,张若尘立即施展出奔雷术,向远处急遁去。

    冰魔哪会想到,对方会突然下杀手,略微呆滞了一下,随后,嘴里出一声震天的爆喝:“哪里逃?”

    “寒刀如雨。”

    冰魔手持一根枯木法杖,调动浩浩荡荡的天地灵气,凝聚出成一片寒气云雾,向张若尘逃走的方向挥了出去。

    寒雾凝聚成千军万马的形态,出呼啸的声音,又有无数刀锋穿梭在千军万马之间,刹那之间,就已经追到张若尘的身后。

    张若尘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寒气压迫而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住。

    “大地毁灭电海。”

    张若尘豁然转身,将雷珠托举起来。

    顿时,以雷珠为中心,天地之间的灵气,不断转化为雷电,汇聚成一片电海,向前轰击了出去。

    即便是站在五百里之外,也能看见,天边有一片雷云和寒雾在对碰,爆出惊天动地的声势。

    雷声轰鸣。

    寒风呼啸。

    坠神山岭中的蛮兽,全部都被天空的声响惊吓得趴地蛰伏。

    “唰唰。”

    地面上,黑市的邪道修士也都纷纷冲了出来,有的站在树梢,有的站在崖边,有的站在石上,纷纷眺望天空的奇景。

    两位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的对决,皆是调动天地之力,造成的破坏力极其恐怖,让鱼龙境的邪道武者都全身冒冷汗。

    “除了冰魔大人,竟然又出现一位精神力大师。此人是谁?”

    “无论是谁,敢与冰魔大人交手,就肯定是死路一条。”

    ……

    仅仅只是一击对碰,张若尘的身体就被寒冰封住,垂直向下坠落。

    从数千米高的高空摔落下去,即便是修炼成金皮、玉骨的鱼龙第三变修士,恐怕也要摔成重伤。

    就在张若尘离地面只剩百米的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一道闪电从天空飞落下去,将寒冰击破。

    张若尘立即破冰而出,全身被紫色的闪电包裹,化为一道电光,向天外飞去。

    “咦!”

    冰魔十分吃惊,根本没有料到对方居然能够破开寒冰,正是不可思议。

    “能够挡住‘寒刀如雨’,此子必定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莫非……他就是红欲星使封的那一位大护法?”

    来到青云郡,冰魔最大的任务,就是击杀红欲星使的大护法,张圣明。

    既然,刚才那一个雷电系的精神力大师,很有可能是张圣明。那么,冰魔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将其镇杀。

    冰魔大吼一声:“红柳山庄的大护法现身,所有人,立即出动,一定要将其围杀。”

    他的声音,通过精神力传递出去,传入隐藏在周围的所有邪道修士的耳中。

    漆黑的丛山峻岭,立即响起一道道破风声,也不知有多少邪道修士,全部都向张若尘离开的方向追赶上去。

    冰魔施展出一种提升度的法术,先一步追向前方的张若尘。

    “黑市竟然集结了如此多的高手,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隐藏在附近。”

    张若尘见到冰魔越追越近,立即将三师兄送给他的至宝“流星隐身衣”取出来,穿在身上。

    刹那间,张若尘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隐匿了起来。

    冰魔追到张若尘刚才的位置,冷哼了一声:“就算你修炼有隐匿之术,也逃不过我的天眼。”

    “开。”

    冰魔临空而立,打开天眼,眉心浮现出一只青光竖眼,射出三尺长的光芒。

    眺望了一圈,冰魔却没有任何现,嘴里不禁出一声轻咦,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这样?莫非他的精神力强度还在我之上?不对,若他有如此强的精神力,干嘛要逃?”

    流星隐身衣,是何等至宝,别说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若是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不触动外物,不使用真气和精神力,即便是圣者也很难现他的气息。

    穿上流星隐身衣的张若尘,已经悄声无息的落到地面。

    冰魔的精神力虽然很强,但是,张若尘只要小心一些,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将他暗杀。

    张若尘正准备靠近过去,突然,远处又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只见,一个背剑的青衣女子,身形一晃,出现在距离张若尘不远处的一棵古枫树的顶部。

    张若尘立即停下脚步,微微皱眉:“青衣星使怎么也赶来了?”

    橙月星使曾告诉张若尘,七大星使之中,青衣星使的天资,足以排进前三,拥有“青云圣体”,能够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

    冰魔和青衣星使单独一人,张若尘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将其刺杀。

    但是,他们两人会合一起,却就相当麻烦。张若尘现在出手,肯定免不了就是一场恶战,反而耽误救人。

    张若尘担心木灵希的安危,没有现在就出手,静静的站在原地,观察青衣星使和冰魔。

    青衣星使问道:“找不到他吗?”

    冰魔站在半空,收起天眼,摇了摇头,道:“他应该是使用了圣旨,已经逃离这一片区域。”

    “真是奇怪,红欲星使册封的大护法,怎么会冒险来就魔教圣女?”青衣星使困惑的道。

    “没什么好奇怪,说不定,红欲星使已经与魔教圣女联手。”冰魔自认为经验老道,就好像所有事都瞒不过他。

    青衣星使冷哼一声:“黑市的继承人之争,虽然十分残酷,可也绝不允许敌对势力插手。若是,红欲星使真敢与魔教圣女联手,长老会自然会收拾她。”

    “只要抓不住她的把柄,长老会也奈何不了她。”冰魔笑道:“青衣星使,老夫认为还是继续收捕魔教圣女。只要抓住魔教圣女,不仅能够和魔教谈条件,还能找到红欲星使勾结魔教的证据,兵不见血刃的将她扳倒,可谓是一举两得。”

    冰魔和青衣星使离开之后,张若尘立即施展出身法,冲进密林。

    “黑市的邪道武者,封锁了方圆三千里,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在这一片区域。我必须赶在邪道武者之前,先将她找到。”

    冰魔就在附近,张若尘不敢贸然使用精神力去探查,以免又将冰魔引了过来。

    方圆三千里的丛林,说它不大,也的确不大,以张若尘现在的度,两个时辰之内就能跨越而过。

    可是说它广阔,它也相当广阔,足有一个下等郡国的疆土面积,在不动用精神力的情况之下,就算花费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将一个人找出来。

    木灵希既然受了伤,便肯定会将自己藏起来。张若尘想要将她找到,完全只能靠运气。

    张若尘虽然不能使用精神力,可是以他武道修为,却具有强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五感越常人不知多少倍。

    如此一来,他寻找的度依旧不慢。

    突然,张若尘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五十里之外,响起两个急奔跑的脚步声。

    “唰!”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从原地消失。

    经过多次挪移,张若尘落到一处半山腰的高地,终于看见两个脚步声的主人。

    ……

    现在,应该还是双倍月票期间,小鱼向大家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看完之后,顺手投一下。谢谢!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578章 时空传人

    当然,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天赋,也的确让黑市的诸圣感到心惊,十分担心张若尘一旦成长起来,东域将再出一位剑圣。,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黑市才下定决心,要将张若尘除掉。同时,也要借此机会,重振雄风,将失去的脸面和威严重新找回来。

    二师兄朱洪涛向张若尘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小师弟,你的面子真大,居然将九幽剑圣都引来东域圣城,连二师兄我都比不上你。”

    三师兄万柯却摇了摇头,分析道:“恐怕不会那么简单,黑市的真正目的,估计是想借助此事,破坏圣院和东域圣王府的关系。你想,师尊对小师弟寄予了厚望,若是小师弟在陈家被黑市的人杀死,那么,以师尊的脾气,岂会不记恨陈家?一旦圣院和东域圣王府决裂,今后,黑市在东域,就能应对得更加从容。”

    张若尘皱了皱眉头,道:“黑市既然敢来东域圣城,就肯定提前做好了完全的布局。甚至,就连师尊离开圣院,出去办事,也很可能早就在他们的计划范围之内。”

    璇玑剑圣的确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离开东域圣城,只交代了一句,他有一件要事必须去办,张若尘婚礼之前,一定会赶回。

    当时,朱洪涛和万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刚才张若尘说出来,他们才意识到,很有可能真的是黑市在布局。

    既然黑市可以布局,提前将璇玑剑圣引开,自然也就能布局,将东域圣城中别的强者牵制住。

    甚至,他们在陈家的内部,说不定也布好了局,要不然,陈家开启护城大阵的速度,不可能那么慢。

    万柯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道:“放心吧!东域圣城毕竟还是陈家的地盘,已经经营了不知多少代人,足以应对一切危机和变故。即便是九幽剑圣亲临,也不可能撼动陈家。”

    九幽剑圣驾临,的确镇住了很多人。

    三大剑圣之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不是区区鬼圣和锤圣可以比拟。

    然而,陈无天面对九幽剑圣却面不改色,长笑一声:“剑圣,你是在说笑吧?在东域圣城,你老人家想要带走我们圣王府的人,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九幽剑圣道:“怎么?你不信?”

    陈无天针锋相对,瑞气十足,道:“当然不信。晚辈再奉劝前辈一句,这里是东域圣王府,不是九幽城,快些离去,要不然,未必走得掉。”

    天穹上方,响起一个笑声:“商九幽,看来你真的已经老了,就连年轻人也不将你放在眼里。”

    陈无天的脸色,再次变得严肃了几分,抬起头,向上方看了一眼。

    只见,云层里面,悬浮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

    刚才的笑声,就是从黑色城池中传出。

    除了陈无天,别的人,却没有人能够看到黑色城池,听到刚才的笑声,只能暗自猜测,还有黑市的高手没有现身。

    三师兄万柯的脸色沉凝,道:“糟了!看来除了九幽剑圣,说不定黑市一品堂的堂主也已经驾临,就在暗处。”

    “何以见得?”张若尘问道。

    “邪道的强者里面,敢直呼九幽剑圣名讳的人,就那么几个,并不难猜。”三师兄万柯道。

    九幽剑圣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盯着对面的陈无天,道:“你是第一个敢威胁老夫的人,不错,实在不错,就凭这一份胆量,就够资格称一声年轻英雄。”

    在九幽剑圣的面前,即便是陈无天的年龄,也只能算是一个年轻人。

    陈无天的身躯站得笔直,傲然的道:“剑圣,现在掌握主动权的人,乃是晚辈。信不信晚辈现在,就能先诛杀鬼圣?”

    “唰!”

    方天画戟几乎就要刺进鬼圣的胸膛,戟尖上的光华,变得更加明亮,将鬼圣的脸映照得十分惨白。

    九幽剑圣笑道:“你的手中有人,我们黑市的手中也有人。”

    九幽剑圣的话音刚落,两个人影,就在暗黑中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青一白两位老者,他们悬浮在虚空,双手紧紧的抱住脖子,双脚不停的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脖子上有一根无形的绳子将他们吊起。

    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两位老者的脖子上,根本什么都没有。

    因此,眼前这一幕,显得无比诡异。

    一青一白的两位老者,正是陈家的两位脉主,陈西蚕和陈天昆。

    张若尘盯着陈西蚕和陈天昆的方向,道:“好高明的幻术,居然连半圣都中招。”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师兄朱洪涛,此刻也露出几分忌惮之色,目光盯向四周,小心谨慎的道:“应该是幻圣到了!这个妖女的实力,相当可怕,犹如鬼魂一样,无处无在,防不胜防,咋们要小心一点。”

    黑市和陈家都有人质在手,顿时,陷入了僵局,开始对峙起来。

    步千凡走了出来,站在战场的中心位置,道:“既然各位前辈,暂时不出手,那么晚辈就先来解决和张若尘的恩怨。”

    步千凡的身形和五官,逐渐发生改变,最后完全变成帝一的样子。

    帝一背着双手,盯着远处的张若尘,挥了挥手,笑道:“带上来吧!这一件聘礼,其实早就该送出才对。”

    两位琉璃骑士骑着蛮兽,从帝一的后方,走了出来。

    两头蛮兽之间,拖着一只六尺高的铁笼,铁笼与地面摩擦,冒出一粒粒火星。

    铁笼中,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她的两只手的手腕被钢钉穿透,钉在铁栏上面。一滴滴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将她的衣袖和衣袍染成红色。

    虽然,那一个妇人,已经晕厥。张若尘却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他的娘亲,林妃。

    张若尘的额头上冒出一条青筋,双眼赤红,向前冲了出去,厉声道:“帝一,你是在找死!”

    帝一的手臂抬了起来,做了一个手势。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眼神冰冷,抬起龙骨长矛,立即从左右两侧,向前一刺,分别刺进林妃的左肩和右肩。

    林妃立即痛醒,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鲜血如注一般,从她的左右两肩涌了出来。

    “张若尘,你若再向前跨出一步,你的母妃,立即就会死在你的面前。”帝一笑道。

    那看似阳光明媚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异常狰狞的感觉。

    张若尘停下了脚步,双拳紧握,全身都在颤抖,道:“与我娘亲何干?你为何……要将她……牵扯进来。”

    黄烟尘立即追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身旁。

    她看到铁笼里面的林妃,也无比的伤心和怨恨,冷声道:“武者相争,不伤家人。你们黑市诸圣做事也太没有底线了吧?”

    张若尘的半圣府邸的防御力已经十分强大,又有五师姐坐镇,除了圣者出手,谁能攻破?

    帝一笑了笑,道:“此事与诸圣无关,我之所以请来伯母,其实也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在张若尘的心中,到底是他的母妃重要,还是他的未婚妻更重要?”

    “这个问题,似乎很多人都无法解答。但是,我知道张若尘相当聪明,他一定能够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张若尘,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你将你的未婚妻交给我,让她和我成亲,我放了你的母妃。”

    “第二个选择,你可以继续和你的未婚妻完婚,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先给你的母妃办一场葬礼。”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诶!张若尘,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应该够用了吧?”

    二师兄朱洪涛和三师兄万柯冲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左右两侧。

    帝一向朱洪涛和万柯看了一眼,立即道:“两位前辈,你们千万不要想着能够救人,杀人的速度,总是比救人的速度要快很多。万一因为你们的冒失,导致张若尘的母妃死在这里,恐怕他会恨你们一辈子。”

    朱洪涛很想冲上去打爆帝一的头颅,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冲动。

    万柯十分担忧的看着张若尘,道:“师弟,不要相信他的话,就算你将烟尘姑娘交给了他,他也不可能放过你的母妃。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真正要杀的人也是你。”

    黄烟尘很清楚张若尘心中的难处,道:“我去吧!等到帝一放了林妃娘娘,我会自绝性命,不会让他羞辱。用我的命,换取林妃娘娘的命,很值。”

    黄烟尘的眼神绝然,迈出脚步,向前走去。但是,她才跨出一步,张若尘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回去。

    “你回去,交给我来解决。”

    张若尘抬起头来,逐渐恢复平静,但是,眼中却依旧蕴含浓浓的杀气,道:“帝一,你以为你已经掌握绝对的主动权了吗?”

    帝一双手一摊,笑了笑,道:“难道还不明显?”

    “唰!”

    突然,张若尘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在场的诸圣,也没有人看清他的身影,只感觉空间波动了一下。

    就在张若尘消失的时候,另一个张若尘,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囚禁林妃的铁笼上方,施展出时间剑法,快速击出两剑。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头颅,几乎同时飞了出去。

    “空间挪移,时间之剑。时空传人又出世了吗?”

    九幽剑圣的一双苍老的眼睛,变得锐气十足,散发出来的目光,化为滔天的剑气。

    在这一刻,张若尘掌控时间和空间的秘密,终于暴露在天下人的面前。

    今后,他势必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杀劫。可他却无悔,因为,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只有使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才能在黑市的圣者反应过来之前,将两位琉璃骑士杀死,把娘亲救下。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三百零三章 帝一

    韩敬忠和张天圭,脸上带着敬畏的神情。;乐;文;小说 +他们一直低着头,跟在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的身后,走进营地。

    这是从崇山峻岭之中开辟出来的一座广阔的军营,也是四方郡国最强大的军队“蛮象军”的训练基地。

    既有马场,也有练武台,还有专门训练蛮兽的营地。

    整个基地,只有三千位军士,可是他们中修为最弱都是地极境小极位的武道修为,走出军营,就是一等一的武道强者。

    他们的坐骑,全部都是蛮象。

    蛮象,乃是四阶下等蛮兽。

    虽然只是最弱的四阶蛮兽,可是三千头蛮象冲杀过去,谁人能挡?

    即便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也会瞬间被碾杀。

    拥有一支如此强大的军队,足以横扫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

    想要打造一支蛮象军,需要花费一笔庞大的灵晶,还要收罗天下高手,四方郡国的王族根本没有那样的财力,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号召力。

    所以,这一支蛮象军的真正主人,并不是四方郡国,而是黑市的一位大人物。

    此刻,这一位大人物,就坐在军营的主营帐的上方。

    他穿着一身带着金边的玄铁甲,脸上带着金色的铁面具,露在衣袖外面的双手,显得十分白皙、细腻,显然是一个年轻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寒气森森的气息。

    除此之外,营帐中,还坐着数十位武道强者:四方郡国的郡王,地府门的门主,毒蛛商会的总会主,朱雀楼的楼主……

    天魔岭黑市的顶尖大势力的主宰,几乎全部都聚集在这里,每一个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当然,除此之外,又有一些黑市的年轻才俊,他们没有资格入座,只能站在营帐的边缘。比如,黑市年轻一代的七大高手,还有一些新崛起的年轻邪道狠人。

    在那些年轻的邪道狠人之中,就有一个身材单薄的男子。他依靠着营帐的墙壁,穿着一身麻布灰衣,身体站得笔直,手捏一柄铁剑,身上带着一股死气,像是没有任何情绪。

    若是张若尘在这里,就能将他认出。那一个灰衣男子,正是当初决定要加入黑市的夺命剑客,阿乐。

    只不过,如今的阿乐,已经是地府门年轻一代最顶尖的杀手。以地极境的修为,能杀天极境的武者,深得地府门主的器重。

    在地府门,阿乐的实力,已经盖过地府门的少主“紫阴阳”。

    但是,阿乐的性格太孤僻,几乎从不与任何人说话,就像一块人形的石头。

    除此之外,地府门还有两位年轻武者也在营帐之中,正是紫阴阳和紫茜。以他们的身份,也只能站在角落的位置。

    整个营帐,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偶尔传出的呼吸声,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坐在上方的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声音有些沙哑,道:“来到天魔岭,我很失望。黑市居然被武市钱庄和拜月魔教给完全压制,一点主动权都没有,这,不像是我们黑市的风格。”

    “毒蛛商会是黑市在天魔岭最大的商会,势力遍布三十六郡国,聚集了数十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华会主,你来说一说是什么原因?”

    毒蛛商会的总会主华青烨的脸色巨变,就像是被死神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全身不停冒冷汗,双腿都有些颤抖。

    他已经年过百岁,武道修为已经冲破天极境,达到了鱼龙境,算是超脱了凡人的境界。可是在那一位神秘男子的面前,心中却生出一股强烈的空间,十分的不安。

    华青烨有些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躬身向那神秘男子行礼,恐惧的道:“少主……天魔岭的形势相当复杂,各方势力都很强大,不仅仅只是武市钱庄和拜月魔教那样简单,太清宫和云台宗府都是拥有半圣的四流宗门,不容小觑。除此之外……”

    “嘭!”

    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一掌击在桌面,冷哼一声,“既然如此,留你何用?”

    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都站在那一个戴着金属铁面具的男子的身后,一左一右,一个穿着红色的衣衫,********;一个穿着紫色绣龙袍,英俊霸道。

    听到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的话,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顿时心领神会,他们的眼中痛楚露出寒光,向华青烨盯了过去。

    “华会主,你若是能够躲过我一击,饶你不死。”

    那一个背着龙头铁枪的紫衣男子,紫风星使,“唰”的一声冲出去,几乎在一瞬间就到达华青烨的身前。

    紫风星使的五指捏成掌刀,形成一道紫色的刀芒,劈向毒蛛商会总会主的左肩。

    紫风星使的力量,控制得相当精妙,没有一丝真气外泄。

    华青烨做为毒蛛商会的总会主,自然也是一位相当强大的高手,身体一扭,双腿发力,想要急速后退。

    还没等他移动脚步,肩膀的位置,传来一股剧痛。

    “噗!”

    华青烨的左臂,被紫色的刀气斩下,掉落在地。

    绯红色的鲜血,从肩膀中涌出,让营帐中弥漫上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紫风星使向华青烨盯了一眼,没有再继续攻击,而且重新退了回去,道:“既然你能躲过我的一招,那就饶你一命。但是,你要知道,我刚才只是用了十分之一的修为与你过招。若是使用全力,你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一块。”

    “多谢紫风星使,多谢少主。”

    华青烨立即跪在地上,不断向坐在上方的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磕头。

    营帐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气,眼神变得更加恐惧。

    华青烨可是超越天极境的超级强者,却被那一个紫袍男子一招废掉手臂,那一个紫袍男子的实力得有多强?

    那一个紫袍男子,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就算武者可以延缓衰老,他的年纪也绝不超过五十岁。

    不超过五十岁,就能达到如此高的成就,当真是恐怖绝伦。

    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道:“大家不用如此怕我,我们都是为黑市效力,应该和睦相处。或许大家对我还不熟悉,我先自我介绍,我是东域黑市一品堂的地品堂的第一高手,大家可以叫我……帝一。若是大家看过这一期的《东域风云报》,应该也会对我有一些了解,我就是三剑击败步千凡的那个人。”

    “我虽然现在只是地极境的修为,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小看我,要不然,就不是断一条手臂那么简单了!”

    那一个自称是‘帝一’的男子笑了笑,又道:“我这次来天魔岭,主要有两件事,第一,黑市必须要在天魔岭拥有绝对的掌控权,无论是武市钱庄、拜月魔教,还是天魔岭的本土势力,都必须臣服在黑市的脚下。”

    “第二,我要寻找传说中的龙舍利,希望大家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四方郡王小心翼翼的问道:“少主,什么是龙舍利?”

    帝一道:“八百年前,整个昆仑界一共有九位至强者,被称为‘九帝’。九帝中,有一位修佛者,人称‘佛帝’。”

    “池瑶女皇为统一天下,就必须进军西域,镇压三道之一的‘万佛道’。佛帝做为梵天道的道主,自然免不了要与当时如日中天的池瑶女皇一战。”

    “正如史料上记载,那一战池瑶女皇取胜,强势拿下了西域,击败了佛门领袖万佛道。”

    “佛帝死在池瑶女皇的手中之后,留下的舍利子,被佛帝的坐骑金龙一口吞下。”

    “金龙趁池瑶女皇与佛帝斗法伤了元气,逃之夭夭。后来,池瑶女皇又派遣高手,前去追杀金龙,夺取金龙体内的舍利子。却没有想到,金龙已经将舍利子完全炼化,化为龙舍利,修为大增,将池瑶女皇派去的高手杀得片甲不留。”

    “金龙击溃了池瑶女皇派去的高手,可是它自己也受了重伤,最终死在逃亡的路上。从那以后,龙舍利也消失不见。”

    “我翻遍黑市一品堂的古籍,终于在一本书籍上找到了一些端倪。”

    “当初,池瑶女皇的势力已经强大到巅峰,横扫九帝,天下无敌。金龙受了重伤之后,一路向东,逃往了当初还很荒芜的东域。在东域,金龙有一位小辈,那就是天魔岭曾经的霸主四翼地龙。”

    “我猜测,当初受了重伤的金龙,就是死在天魔岭。”

    “四翼地龙的巢穴,一共有两处,第一处是天魔岭深处的赤空秘府,另一处就是通溟河底的龙宫。”

    “五百年前一战,赤空秘府已经化为废墟,若是真有龙舍利,也肯定被人取走。但是,水底龙宫却从未被人开启,若是四翼地龙真的得到了金龙的龙舍利,很可能就放在龙宫之中。”

    听到帝一的话,在场的那些黑市邪人,全都热血沸腾。

    传说中的佛帝,留下的舍利子,很可能就在天魔岭。还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事?

    得到舍利子,就相当于,得到了佛帝的传承。

    当然,他们根本不敢奢望龙舍利,那是帝一才能拥有的东西。但是,他们若是帮助帝一,夺到龙舍利,那就是大功一件。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六百一十二章 冰魔

    张若尘可以肯定,对方绝不是半圣。

    黑袍人虽然很是强大,却没有强大到让张若尘绝望的程度,应该也是一个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只不过,对方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诣,远远过张若尘。

    此人应该就是,孤影峰的峰主,冰魔。

    毕竟,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本就数量稀少,更何况,对方还能操控寒冰之力。除了冰魔,张若尘想不到其他人。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与这一位邪道凶人相遇。

    冰魔的年龄已经过百岁,在邪道,有极高的辈分,早在三十年前,他的精神力就已经达到四十四阶。

    根据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张若尘可以判断,他的精神力强度,就算没有达到四十四阶的巅峰,也已经达到四十四阶的高阶。

    张若尘现在只能算是刚刚跨入四十四阶,精神力强度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这个老魔头的实力,比红欲星使的预估要强大太多。”张若尘的心中暗道。

    只有同为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才会感知到冰魔的恐怖。

    冰魔似乎有些不耐烦,冷声道:“考虑得如何?老夫的耐心可是相当有限。”

    对方的实力虽强,张若尘却依旧面不改色,道:“冰魔,你若是告诉我魔教圣女在何处,我会放了他。”

    “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讳,还敢讲条件,哏哏,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简单。”

    冰魔立即施展出天眼,化为一根光柱,向张若尘盯过去,想要看清张若尘面具下方的真容。

    冰魔的精神力强度远张若尘,施展出天眼,必能识破张若尘的真容。

    不能坐以待毙,张若尘目露寒光,立即催动雷电,向前一刺。

    紫色的电刃,从雪人战士的眉心穿透过去,击破他的气海,留下一个血窟窿。

    “师叔,救……救我……”

    雪人战士的眉心不断涌出鲜血,惨呼了一声,身体一斜,从狮鹫的背上坠落下去。

    击杀了雪人战士,张若尘立即施展出奔雷术,向远处急遁去。

    冰魔哪会想到,对方会突然下杀手,略微呆滞了一下,随后,嘴里出一声震天的爆喝:“哪里逃?”

    “寒刀如雨。”

    冰魔手持一根枯木法杖,调动浩浩荡荡的天地灵气,凝聚出成一片寒气云雾,向张若尘逃走的方向挥了出去。

    寒雾凝聚成千军万马的形态,出呼啸的声音,又有无数刀锋穿梭在千军万马之间,刹那之间,就已经追到张若尘的身后。

    张若尘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寒气压迫而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住。

    “大地毁灭电海。”

    张若尘豁然转身,将雷珠托举起来。

    顿时,以雷珠为中心,天地之间的灵气,不断转化为雷电,汇聚成一片电海,向前轰击了出去。

    即便是站在五百里之外,也能看见,天边有一片雷云和寒雾在对碰,爆出惊天动地的声势。

    雷声轰鸣。

    寒风呼啸。

    坠神山岭中的蛮兽,全部都被天空的声响惊吓得趴地蛰伏。

    “唰唰。”

    地面上,黑市的邪道修士也都纷纷冲了出来,有的站在树梢,有的站在崖边,有的站在石上,纷纷眺望天空的奇景。

    两位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的对决,皆是调动天地之力,造成的破坏力极其恐怖,让鱼龙境的邪道武者都全身冒冷汗。

    “除了冰魔大人,竟然又出现一位精神力大师。此人是谁?”

    “无论是谁,敢与冰魔大人交手,就肯定是死路一条。”

    ……

    仅仅只是一击对碰,张若尘的身体就被寒冰封住,垂直向下坠落。

    从数千米高的高空摔落下去,即便是修炼成金皮、玉骨的鱼龙第三变修士,恐怕也要摔成重伤。

    就在张若尘离地面只剩百米的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一道闪电从天空飞落下去,将寒冰击破。

    张若尘立即破冰而出,全身被紫色的闪电包裹,化为一道电光,向天外飞去。

    “咦!”

    冰魔十分吃惊,根本没有料到对方居然能够破开寒冰,正是不可思议。

    “能够挡住‘寒刀如雨’,此子必定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莫非……他就是红欲星使封的那一位大护法?”

    来到青云郡,冰魔最大的任务,就是击杀红欲星使的大护法,张圣明。

    既然,刚才那一个雷电系的精神力大师,很有可能是张圣明。那么,冰魔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将其镇杀。

    冰魔大吼一声:“红柳山庄的大护法现身,所有人,立即出动,一定要将其围杀。”

    他的声音,通过精神力传递出去,传入隐藏在周围的所有邪道修士的耳中。

    漆黑的丛山峻岭,立即响起一道道破风声,也不知有多少邪道修士,全部都向张若尘离开的方向追赶上去。

    冰魔施展出一种提升度的法术,先一步追向前方的张若尘。

    “黑市竟然集结了如此多的高手,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隐藏在附近。”

    张若尘见到冰魔越追越近,立即将三师兄送给他的至宝“流星隐身衣”取出来,穿在身上。

    刹那间,张若尘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隐匿了起来。

    冰魔追到张若尘刚才的位置,冷哼了一声:“就算你修炼有隐匿之术,也逃不过我的天眼。”

    “开。”

    冰魔临空而立,打开天眼,眉心浮现出一只青光竖眼,射出三尺长的光芒。

    眺望了一圈,冰魔却没有任何现,嘴里不禁出一声轻咦,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这样?莫非他的精神力强度还在我之上?不对,若他有如此强的精神力,干嘛要逃?”

    流星隐身衣,是何等至宝,别说是四十四阶的精神力大师,若是张若尘站在原地不动,不触动外物,不使用真气和精神力,即便是圣者也很难现他的气息。

    穿上流星隐身衣的张若尘,已经悄声无息的落到地面。

    冰魔的精神力虽然很强,但是,张若尘只要小心一些,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将他暗杀。

    张若尘正准备靠近过去,突然,远处又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只见,一个背剑的青衣女子,身形一晃,出现在距离张若尘不远处的一棵古枫树的顶部。

    张若尘立即停下脚步,微微皱眉:“青衣星使怎么也赶来了?”

    橙月星使曾告诉张若尘,七大星使之中,青衣星使的天资,足以排进前三,拥有“青云圣体”,能够不招惹,就最好不要去招惹。

    冰魔和青衣星使单独一人,张若尘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将其刺杀。

    但是,他们两人会合一起,却就相当麻烦。张若尘现在出手,肯定免不了就是一场恶战,反而耽误救人。

    张若尘担心木灵希的安危,没有现在就出手,静静的站在原地,观察青衣星使和冰魔。

    青衣星使问道:“找不到他吗?”

    冰魔站在半空,收起天眼,摇了摇头,道:“他应该是使用了圣旨,已经逃离这一片区域。”

    “真是奇怪,红欲星使册封的大护法,怎么会冒险来就魔教圣女?”青衣星使困惑的道。

    “没什么好奇怪,说不定,红欲星使已经与魔教圣女联手。”冰魔自认为经验老道,就好像所有事都瞒不过他。

    青衣星使冷哼一声:“黑市的继承人之争,虽然十分残酷,可也绝不允许敌对势力插手。若是,红欲星使真敢与魔教圣女联手,长老会自然会收拾她。”

    “只要抓不住她的把柄,长老会也奈何不了她。”冰魔笑道:“青衣星使,老夫认为还是继续收捕魔教圣女。只要抓住魔教圣女,不仅能够和魔教谈条件,还能找到红欲星使勾结魔教的证据,兵不见血刃的将她扳倒,可谓是一举两得。”

    冰魔和青衣星使离开之后,张若尘立即施展出身法,冲进密林。

    “黑市的邪道武者,封锁了方圆三千里,如此看来,端木师姐应该就在这一片区域。我必须赶在邪道武者之前,先将她找到。”

    冰魔就在附近,张若尘不敢贸然使用精神力去探查,以免又将冰魔引了过来。

    方圆三千里的丛林,说它不大,也的确不大,以张若尘现在的度,两个时辰之内就能跨越而过。

    可是说它广阔,它也相当广阔,足有一个下等郡国的疆土面积,在不动用精神力的情况之下,就算花费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将一个人找出来。

    木灵希既然受了伤,便肯定会将自己藏起来。张若尘想要将她找到,完全只能靠运气。

    张若尘虽然不能使用精神力,可是以他武道修为,却具有强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五感越常人不知多少倍。

    如此一来,他寻找的度依旧不慢。

    突然,张若尘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五十里之外,响起两个急奔跑的脚步声。

    “唰!”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从原地消失。

    经过多次挪移,张若尘落到一处半山腰的高地,终于看见两个脚步声的主人。

    ……

    现在,应该还是双倍月票期间,小鱼向大家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看完之后,顺手投一下。谢谢!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578章 时空传人

    当然,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天赋,也的确让黑市的诸圣感到心惊,十分担心张若尘一旦成长起来,东域将再出一位剑圣。,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黑市才下定决心,要将张若尘除掉。同时,也要借此机会,重振雄风,将失去的脸面和威严重新找回来。

    二师兄朱洪涛向张若尘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道:“小师弟,你的面子真大,居然将九幽剑圣都引来东域圣城,连二师兄我都比不上你。”

    三师兄万柯却摇了摇头,分析道:“恐怕不会那么简单,黑市的真正目的,估计是想借助此事,破坏圣院和东域圣王府的关系。你想,师尊对小师弟寄予了厚望,若是小师弟在陈家被黑市的人杀死,那么,以师尊的脾气,岂会不记恨陈家?一旦圣院和东域圣王府决裂,今后,黑市在东域,就能应对得更加从容。”

    张若尘皱了皱眉头,道:“黑市既然敢来东域圣城,就肯定提前做好了完全的布局。甚至,就连师尊离开圣院,出去办事,也很可能早就在他们的计划范围之内。”

    璇玑剑圣的确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离开东域圣城,只交代了一句,他有一件要事必须去办,张若尘婚礼之前,一定会赶回。

    当时,朱洪涛和万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刚才张若尘说出来,他们才意识到,很有可能真的是黑市在布局。

    既然黑市可以布局,提前将璇玑剑圣引开,自然也就能布局,将东域圣城中别的强者牵制住。

    甚至,他们在陈家的内部,说不定也布好了局,要不然,陈家开启护城大阵的速度,不可能那么慢。

    万柯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道:“放心吧!东域圣城毕竟还是陈家的地盘,已经经营了不知多少代人,足以应对一切危机和变故。即便是九幽剑圣亲临,也不可能撼动陈家。”

    九幽剑圣驾临,的确镇住了很多人。

    三大剑圣之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不是区区鬼圣和锤圣可以比拟。

    然而,陈无天面对九幽剑圣却面不改色,长笑一声:“剑圣,你是在说笑吧?在东域圣城,你老人家想要带走我们圣王府的人,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九幽剑圣道:“怎么?你不信?”

    陈无天针锋相对,瑞气十足,道:“当然不信。晚辈再奉劝前辈一句,这里是东域圣王府,不是九幽城,快些离去,要不然,未必走得掉。”

    天穹上方,响起一个笑声:“商九幽,看来你真的已经老了,就连年轻人也不将你放在眼里。”

    陈无天的脸色,再次变得严肃了几分,抬起头,向上方看了一眼。

    只见,云层里面,悬浮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

    刚才的笑声,就是从黑色城池中传出。

    除了陈无天,别的人,却没有人能够看到黑色城池,听到刚才的笑声,只能暗自猜测,还有黑市的高手没有现身。

    三师兄万柯的脸色沉凝,道:“糟了!看来除了九幽剑圣,说不定黑市一品堂的堂主也已经驾临,就在暗处。”

    “何以见得?”张若尘问道。

    “邪道的强者里面,敢直呼九幽剑圣名讳的人,就那么几个,并不难猜。”三师兄万柯道。

    九幽剑圣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盯着对面的陈无天,道:“你是第一个敢威胁老夫的人,不错,实在不错,就凭这一份胆量,就够资格称一声年轻英雄。”

    在九幽剑圣的面前,即便是陈无天的年龄,也只能算是一个年轻人。

    陈无天的身躯站得笔直,傲然的道:“剑圣,现在掌握主动权的人,乃是晚辈。信不信晚辈现在,就能先诛杀鬼圣?”

    “唰!”

    方天画戟几乎就要刺进鬼圣的胸膛,戟尖上的光华,变得更加明亮,将鬼圣的脸映照得十分惨白。

    九幽剑圣笑道:“你的手中有人,我们黑市的手中也有人。”

    九幽剑圣的话音刚落,两个人影,就在暗黑中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青一白两位老者,他们悬浮在虚空,双手紧紧的抱住脖子,双脚不停的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脖子上有一根无形的绳子将他们吊起。

    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两位老者的脖子上,根本什么都没有。

    因此,眼前这一幕,显得无比诡异。

    一青一白的两位老者,正是陈家的两位脉主,陈西蚕和陈天昆。

    张若尘盯着陈西蚕和陈天昆的方向,道:“好高明的幻术,居然连半圣都中招。”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师兄朱洪涛,此刻也露出几分忌惮之色,目光盯向四周,小心谨慎的道:“应该是幻圣到了!这个妖女的实力,相当可怕,犹如鬼魂一样,无处无在,防不胜防,咋们要小心一点。”

    黑市和陈家都有人质在手,顿时,陷入了僵局,开始对峙起来。

    步千凡走了出来,站在战场的中心位置,道:“既然各位前辈,暂时不出手,那么晚辈就先来解决和张若尘的恩怨。”

    步千凡的身形和五官,逐渐发生改变,最后完全变成帝一的样子。

    帝一背着双手,盯着远处的张若尘,挥了挥手,笑道:“带上来吧!这一件聘礼,其实早就该送出才对。”

    两位琉璃骑士骑着蛮兽,从帝一的后方,走了出来。

    两头蛮兽之间,拖着一只六尺高的铁笼,铁笼与地面摩擦,冒出一粒粒火星。

    铁笼中,锁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她的两只手的手腕被钢钉穿透,钉在铁栏上面。一滴滴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将她的衣袖和衣袍染成红色。

    虽然,那一个妇人,已经晕厥。张若尘却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他的娘亲,林妃。

    张若尘的额头上冒出一条青筋,双眼赤红,向前冲了出去,厉声道:“帝一,你是在找死!”

    帝一的手臂抬了起来,做了一个手势。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眼神冰冷,抬起龙骨长矛,立即从左右两侧,向前一刺,分别刺进林妃的左肩和右肩。

    林妃立即痛醒,嘴里发出了一声惨叫。

    鲜血如注一般,从她的左右两肩涌了出来。

    “张若尘,你若再向前跨出一步,你的母妃,立即就会死在你的面前。”帝一笑道。

    那看似阳光明媚的笑容,却给人一种异常狰狞的感觉。

    张若尘停下了脚步,双拳紧握,全身都在颤抖,道:“与我娘亲何干?你为何……要将她……牵扯进来。”

    黄烟尘立即追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身旁。

    她看到铁笼里面的林妃,也无比的伤心和怨恨,冷声道:“武者相争,不伤家人。你们黑市诸圣做事也太没有底线了吧?”

    张若尘的半圣府邸的防御力已经十分强大,又有五师姐坐镇,除了圣者出手,谁能攻破?

    帝一笑了笑,道:“此事与诸圣无关,我之所以请来伯母,其实也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在张若尘的心中,到底是他的母妃重要,还是他的未婚妻更重要?”

    “这个问题,似乎很多人都无法解答。但是,我知道张若尘相当聪明,他一定能够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张若尘,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你将你的未婚妻交给我,让她和我成亲,我放了你的母妃。”

    “第二个选择,你可以继续和你的未婚妻完婚,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先给你的母妃办一场葬礼。”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诶!张若尘,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应该够用了吧?”

    二师兄朱洪涛和三师兄万柯冲了上去,站在张若尘的左右两侧。

    帝一向朱洪涛和万柯看了一眼,立即道:“两位前辈,你们千万不要想着能够救人,杀人的速度,总是比救人的速度要快很多。万一因为你们的冒失,导致张若尘的母妃死在这里,恐怕他会恨你们一辈子。”

    朱洪涛很想冲上去打爆帝一的头颅,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冲动。

    万柯十分担忧的看着张若尘,道:“师弟,不要相信他的话,就算你将烟尘姑娘交给了他,他也不可能放过你的母妃。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真正要杀的人也是你。”

    黄烟尘很清楚张若尘心中的难处,道:“我去吧!等到帝一放了林妃娘娘,我会自绝性命,不会让他羞辱。用我的命,换取林妃娘娘的命,很值。”

    黄烟尘的眼神绝然,迈出脚步,向前走去。但是,她才跨出一步,张若尘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回去。

    “你回去,交给我来解决。”

    张若尘抬起头来,逐渐恢复平静,但是,眼中却依旧蕴含浓浓的杀气,道:“帝一,你以为你已经掌握绝对的主动权了吗?”

    帝一双手一摊,笑了笑,道:“难道还不明显?”

    “唰!”

    突然,张若尘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在场的诸圣,也没有人看清他的身影,只感觉空间波动了一下。

    就在张若尘消失的时候,另一个张若尘,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囚禁林妃的铁笼上方,施展出时间剑法,快速击出两剑。

    “噗嗤!”

    两位琉璃骑士的头颅,几乎同时飞了出去。

    “空间挪移,时间之剑。时空传人又出世了吗?”

    九幽剑圣的一双苍老的眼睛,变得锐气十足,散发出来的目光,化为滔天的剑气。

    在这一刻,张若尘掌控时间和空间的秘密,终于暴露在天下人的面前。

    今后,他势必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杀劫。可他却无悔,因为,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只有使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才能在黑市的圣者反应过来之前,将两位琉璃骑士杀死,把娘亲救下。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