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红衣滴血

    “剑九。”

    张若尘眼神凌厉,竭尽所能施展出一剑。

    璀璨剑光与火光迸发,毁灭气机弥漫,似要将一切摧毁。

    若非是在剑冢内,只怕方圆数万里都会因这次碰撞而沉陷下去。

    大圣级别的战斗,动辄便能够打得星辰陨落。

    对于任何一座大世界而言,大圣之间爆发战斗,都会是一场大灾难。

    无数炼狱之火飞溅,从天而降,化作炙热的火雨,融化一切。

    “怎么样了?”

    项楚南等人均是将目光投向张若尘,想知道具体情况。

    张若尘身形未动,手持滔天剑,注视血屠神子,他的一截袖子不在,被炼狱之火烧成灰烬。

    另一边,血屠神子脸色铁青,一缕发丝飘落,乃是被剑气所斩断。

    从表面上看,他是占了一些优势,可他却一点都不满意,他眼中蝼蚁般的存在,竟能将他发丝斩断,如果再近一点,是否就能伤到他?

    “嘭。”

    狂暴的炼狱之火从血屠神子体内涌现,充斥苍穹。

    那一缕被斩断的发丝,燃烧起来,瞬间化作灰烬。

    无间炼狱塔剧烈震动,无数玄妙铭纹浮现,绽放璀璨光芒,隐约有着淡淡神力弥漫,似要将空间彻底凝固。

    若是在域外,只怕已经有星辰被震落下来。

    “嘶。”

    但凡身在剑冢之人,此刻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头皮发麻。

    明明没有风,可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阵清风吹拂而过,带着浓浓血腥气息,似有一座炼狱即将降临人间。

    传说之中,无间炼狱塔内便是一座炼狱世界,就算是神,都有可能被生生镇压炼化。

    事实上,其曾经的确镇压过一尊神灵,所以才会有淡淡神力残存。

    能够弑神的至尊圣器,每一件都拥有不可思议之力,遍寻诸多大世界,都难以寻到几件。

    张若尘面色凝重,尽所能从十六位祖师那里借来力量,同时调动真理法则。

    虽说剑冢会压制真理之道,可总还能发挥一点作用,哪怕值增幅一倍力量,意义也很巨大。

    血屠神子这一击非同小可,他必须得全力以赴,否则,必定会吃大亏。

    《真一雷火剑法》施展,天地间处处都被雷与火所充斥。

    这门剑法与张若尘可谓是格外契合,首先,张若尘修炼精神力,最擅长雷系法术;其次,张若尘掌握净灭神火,且是达到臣焰级别。

    再加上他本身在剑道上的惊人天赋,修炼《真一雷火剑法》,可谓是轻而易举,早就将其中精髓参悟透彻。

    也幸好他掌握的净灭神火极强,对炼狱之火才能有极强免疫力,要不然与血屠神子一战,情况会更加不利。

    “轰。”

    两股绝强的力量碰撞,使得整个剑冢都剧烈震动起来。

    蹭蹭蹭,张若尘向后倒退数里远,将冲击而来的力量尽皆化解。

    无间炼狱塔火光飞溅,部分铭纹黯淡了下去,散发的威势明显变弱。

    血屠神子脸色更加难看,他本以为可以轻松收拾掉张若尘,可现在情况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本神子倒要看看,你借助那些阴灵的力量,能够在我手中坚持几个回合?”血屠神子冷哼,再度发起攻击。

    外力即便再强,也不可能持久,只要他继续攻击,张若尘很快就会溃败。

    “你很强,但想要在剑冢击败我,那是不可能的事。”

    张若尘横手持着滔天剑,弹了弹身上的尘土,紧接着,一座由成千上万道剑罡凝聚而成的剑域,自动呈现出来。

    远处,稠密的血雾,涌入进剑冢,一道道气息强大的不死血族身影显现出来。

    九目天王双手抱在胸前,冷哼一声:“说我们没用,他遇到张若尘这个难缠的对手,还不是久战不下。”

    夏问心长发飘飘,望着远处的战场,面带微笑,道:“无论是血屠,还是十六位剑圣阴灵加身的张若尘,都拥有与大圣叫板的力量。这一战,我们还是不要插手进去为好。”

    大圣一击,可不是那么好承受。

    这个时候,闯入进他们二人的战圈,与同时遭到两位大圣夹击没有什么区别,只会是死路一条。

    身形犹如铁塔一般的望丘神子,道:“若是能够让张若尘分心,或许血屠能够赢得更快一些。”

    夏问心的目光,向豹烈、纪梵心等人扫视而去,道:“既然如此,你们挑一个对手吧!”

    “我先来。”

    九目天王憋了一肚子火,早就想要战个天翻地覆。

    背上的肉翼,宛如两片巨大的血云展开,身体飞到半空,右手的手掌向前一伸,掌心的那只眼睛中,飞出一道直径三丈粗细的光柱。

    光柱还未到达,浩浩荡荡的风劲,已经汹涌而来,使得豹烈、纪梵心等人的身前飞沙走石

    “吼。”

    豹烈发出一声低吼,全力打出一道拳印。

    拳印化作一头星云豹,巨大无比,栩栩如生,所过之处,洒落大片星辉。

    “轰隆。”

    两人对碰一击,强大的力量震动天地。

    附近一座座火山随之崩塌,岩浆从地底涌出,使得方圆数百里都变成了赤红色。

    下一刻,九目天王到达豹烈的上空,大笑一声,又是一道光柱从眼中飞出。

    纪梵心取出一片晶莹剔透的紫色花瓣,捏在手心,道:“居然敢闯到这里,九目天王你也太自负。”

    “哗――”

    紫色花瓣飞出去,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最后,化为漫天花雨。

    这可不是一般的花雨,而是一种精神力攻击。

    被任何一片花瓣击中,精神和圣魂都会遭受创伤。

    可是,花雨还没有落到九目天王的身上,却是被一股气息的力量吸引,化为一条洪流,飞了过去。

    血发飘飘,俊朗神丰的夏问心,使用一卷竹简,将所有花瓣全部都收走。

    “大名鼎鼎的百花仙子,果然美艳动人。”夏问心盯着纪梵心,面带欣赏的神色。

    “小心啊,就连冥仙都在她的手中吃亏,玫瑰花有刺,小心扎伤了手。”九目天王一边与豹烈交手,一边说话。

    下一刻,夏问心和纪梵心几乎同时出手,两人的速度快到极致,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身前。

    以望丘神子为首,另外几位帝子、帝女,与不死血族大军,向项楚南等人围攻了过去。

    “哗啦。”

    真妙小道人将七颗神座星球打出,排列在七个不同的方位,星球表面浮现出大量阵法铭纹,形成一座九品大阵。

    凭借九品大阵,与项楚南、大司空、二司空等人的辅助,勉强是将望丘神子等人抵挡住。

    现在,唯独只有史乾坤没有参战,他极目远眺,看见一支不死血族,向冷火山的方向奔袭而去。

    “不好,冷火山是张若尘为沉渊古剑凝练道体的地方,绝不能让沉渊古剑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

    史乾坤取出一张符,贴在胸口,随即全身被白光笼罩,急速飞掠了出去。

    追上那支不死血族,史乾坤将一张张镇血符,与大量连山符打出,将七百余位不死血族的圣境修士击毙,镇杀在一座座石山下方。

    站在冷火山的山顶,史乾坤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微微松了一口气。

    “天下间,居然有克制不死血族的符,可否借我一观?”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史乾坤的脸色猛然一变。

    一缕黑雾,凭空显现出来,凝聚出冥仙的身影。

    前一刻,还在山下。

    下一刻,已经站在山腰。

    史乾坤心知自己绝不是冥仙的对手,转身便是跳入进冷火山的山腹。

    “哏哏,看来除了《星斗图》,此次还有意外收获。”

    冥仙追击史乾坤,就是为了《星斗图》。

    “嗯?这座冷火山,似乎有些古怪。”

    冥仙轻轻一跺脚,轰鸣声响起,庞大的山体出现大量裂缝,随即崩塌而开,显现出内部的一切。

    山腹中,沉渊古剑悬浮于日晷下方,一个黑衣少年盘坐在剑上,容貌酷似张若尘,正极力凝聚道体。

    他的身体,时而凝实,时而变得虚幻。

    耗费多年时间,沉渊古剑的剑灵凝聚道体,到了关键时刻,即将大功告成。

    史乾坤则是站在日晷的另一头,看着从天而降的冥仙,长长一叹,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敌人太强大,任何反抗都是徒劳。

    冥仙身形笔直,背着双手,看着坐落在地面的日晷,倾听日晷中发出的水流声,露出极其感兴趣的神色。

    “时间流动如梭,声入溪水,好一件时间宝物。”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入沉渊古剑上面,眼睛又是一亮:“咦,竟是一柄以造化神铁铸造而成的剑,器灵正在凝聚道体。就算找不到《星斗图》,得了这两件宝物,也算是不虚此行。妙,妙极。”

    沉渊剑灵抬起头来,眼中露出忧色,道:“不死血族攻打剑冢,冥族居然也参与进来,剑冢已经被攻破了吗?”

    冥仙注视沉渊剑灵,道:“本神子相助不死血族,是各取所需。剑冢被攻破,是迟早的事,这是大势,谁都不可能挡得住。”

    “有张若尘在,你们想攻破剑冢,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剑灵处变不惊的道。

    冥仙抱着双手,嗤笑道:“因为你的主人太弱,所以你也变成了井底之蛙。张若尘的对手是血屠,就算是在剑冢,占尽天时地利,亦是必败无疑。”

    “良禽择木而栖,跟着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意思?你不如追随本神子,以本神子的实力和能调动的资源,足以让你将来成长为一把绝世神剑。”

    剑灵笑了起来,道:“将死之人……嗯……倒也没错。”

    沉渊古剑的剑灵太镇定,且笑得很不正常,让冥仙生出不祥的预感。

    “你在笑什么?就凭你一柄七耀万纹圣器的剑灵,信不信本神子现在就能抹杀你,大不了今后蕴养新的剑灵。”冥仙的眼神,变得沉冷了几分。

    突然,冥仙背心发凉,皮肤上汗毛倒立,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将他笼罩,令得他浑身动弹不得。

    “哒哒。”

    脚步声响起。

    “谁?”

    冥仙大惊,连环顾四周。

    有人竟能够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他附近,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一位极美的红衣女子,从黑暗阴影中走出,她的身形高挑,头发乌黑柔美,雪颈细长,柳腰纤细,眼神冰冷,红唇晶莹,面容与池瑶有九分相似。

    不仅容貌相似,就连气质也极像。

    任何生灵站在她的面前,都会情不自禁生出一股压迫感,想要下跪,想要臣服,想要叩拜。

    “池瑶女皇。”

    史乾坤承受不住那股威压,直接跪在了地上。

    “池瑶女皇……怎么可能?”

    冥仙屏住呼吸,瞪大双目,不敢相信此女真的是昆仑界的那位神。

    “不,你是一道剑灵。”

    冥仙倒也不是一般修士,很快识破了红衣女子的真身。

    “没错,就是剑灵,名叫滴血。”

    红衣女子手持一柄血红色的剑,再次向前跨出一步,顿时有着滔天杀气向冥仙涌了过去。

    或许是滴血剑吞噬了太多生灵的鲜血,身上的杀气竟是凝成了实质,在冥仙的眼前,化为一座尸山血海的战场。

    红衣女子根本没有出手,杀气已经凝聚出成千上万柄战剑,向冥仙飞了出去。

    冥仙的强大圣魂,似乎都要被杀气撕碎。

    “冥河阵图。”

    冥仙克制住心中的恐惧,咬紧牙齿,将一幅阵图打了出去,演化出一座冥河世界,想要挡住红衣女子。

    冥河阵图乃是冥仙最大的底牌,即便是不朽境大圣的攻击,也能抵挡三击。

    但……

    “噗。”

    红衣女子手中的剑,化为一道血光,快如闪电,瞬间穿透《冥河阵图》,落在冥仙的心口。

    “砰。”

    冥仙被一把滴血剑,冲击得飞了出去,钉在一块岩石之上,鲜血汩汩而涌。

    “怎么会……”

    冥仙眼睛瞪得很大,不敢相信这一现实。

    大圣之下,居然有人能够一剑将他击败。

    下一刻,冥仙体内的圣血,尽数被滴血剑吸收而去,化为了一具干尸。

    红衣女子没有多看冥仙一眼,所有目光,都落在沉渊古剑的剑灵身上,美眸中的寒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柔情。

    滴血沉渊,本就是一对情侣剑。

    主人无情,剑有情。

    (本章完)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滔天剑一脉

    “看来一尊战尸不够,还得再来一尊,反正也带不出去,用来阻挡一下血屠也好。”

    看着张若尘极速往雪山方向赶去,罗乙不由再度召唤出一头战尸来。

    进入密地,他总共也就只找到两尊大圣尸身罢了,现在都给用出来,怎么也能阻挡血屠神子一阵。

    第二尊大圣战尸身形瘦弱,看上去十分苍老,双手各持一把长剑,攻击凌厉无比。

    “区区两尊大圣战尸,也想阻挡本神子,全都化为灰烬吧!”

    血屠神子身上散发出浓浓血煞之气,化作熊熊火焰,与无间炼狱塔相结合。

    他之所以能够掌控无间炼狱塔,就因为他掌握着炼狱之火,这是一种堪比净灭神火的可怕火焰,鲜有人能够掌握。

    海量炼狱之火从无间炼狱塔中涌出,包裹住两尊大圣战尸,生生将它们焚烧成灰烬,就连所用之剑也不例外。

    “轰。”

    一团炼狱之火飞出,化作火球,轰入罗乙所在密地。

    山峰崩塌,却早已不见罗乙的踪影。

    血屠神子并未去寻找,驾驭无间炼狱塔,继续追赶张若尘等人。

    密地深处,罗乙再度显现出身形,低语道:“张若尘,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容易死。”

    另一边,就在血屠神子即将追上之时,张若尘等人终是抵达雪山之下。

    “怎么不逃了?”

    血屠神子俯瞰张若尘等人,脸上满是残酷笑容。

    在他看来,张若尘等人之所以停下来,完全是因为绝望,无处可逃。

    张若尘抬起头来,朗声道:“因为接下来,要逃走的会是你。”

    说话间,滔天剑出现在他手中,无数剑道规则向着他汇聚而来。

    “请诸位祖师助我对抗大敌。”张若尘腾空飞起,呼唤滔天剑一脉历代祖师。

    此刻,地面上所有剑的剑尖,均是指向张若尘,轻微摇晃,犹如是在朝拜他。

    这便是剑圣现身,万剑皆要行礼。

    层层叠叠的云层之间,传出一道苍老声音:“不死血族敢踏入剑冢,杀无赦。”

    顿时,一道道强横气息出现,化为十六道人形暗影,正是滔天剑一脉十六位祖师的圣魂。

    “圣魂附体。”

    十六位祖师的圣魂尽皆冲向张若尘,化作一尊高达千丈的人形圣影,散发出煌煌威严之气。

    张若尘此刻便悬浮于圣影的眉心位置,被一股股强大的圣气所包裹,全身充满力量。

    当初,第一次来到剑冢,他的修为仅仅只是一阶半圣,只能借用一位祖师的圣魂,现在他却是可以同时借用十六位祖师的圣魂。

    昔日,凌飞羽借用葬天剑一脉祖师的圣魂,与青天血帝一战,拼死阻止不死血族释放冥王。

    如今,该轮到他来做这件事情,这便是身为持剑人所应肩负的使命。

    “嗯?”血屠神子露出一抹异色。

    他能感受得到,与十六道圣魂结合后,张若尘气息暴涨,已经是能够与不朽大圣相媲美。

    “阴灵就该好好待在坟冢内,敢出来阻碍本神子,就彻底从世间消散吧。”

    血屠神子眼神轻蔑,身上迸发出可怕杀机。

    哪怕张若尘借用十六位祖师圣魂,强大到能与不朽大圣媲美,也丝毫未被他放在眼中。

    他连真正达到不朽境的大圣都击败过,张若尘借用外力达到这一层次,又算得了什么?

    “你们都退开,接下来,我可能没法顾及到你们。”张若尘无比严肃道。

    众人心中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他们如果出手,不但无法帮到张若尘,反而会成为拖累。

    所以,他们都没有迟疑,立刻退后,给张若尘腾出足够宽阔的战场。

    十六位祖师的圣魂,将天地灵气源源不断调动起来,向张若尘汇聚而去,使得他身上的力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化为一片五彩色的混沌云雾。

    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他的五行混沌体自然是变得越发强大,可以承载浩瀚圣力。

    “哗。”

    剑灵苏醒。

    滔天剑散发出刺目光芒,引动万千剑道规则。

    一时之间,以张若尘为中心,这片天地化作一片剑海,万剑齐飞,张若尘宛如剑道帝皇,至高无上。

    “这就是大圣级别的力量吗?”张若尘低语,胸中不自觉涌现出一股豪气。

    这里是他绝对的主场,他绝不允许血屠神子从这里踏过去。

    举起滔天剑,强大剑域向着四周延伸。

    “剑九。”

    张若尘挥动滔天剑,施展出剑九。

    虽说他还未参透剑九最后一层奥义,可施展出来,仍旧不可小觑。

    周围万千古剑,在这一刻同时激射而出,在剑意的牵引下,汇聚成一条剑之洪流。

    同样是剑九,借助祖师之力,加上有着剑冢规则加成,威力与他平日所施展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血屠神子立身在无间炼狱塔之上,体内涌现出大量炼狱之火,一拳轰杀而出。

    “轰。”

    火焰拳印与剑之洪流碰撞,爆发出毁天灭地之威。

    可以看到,拳印在瓦解,剑之洪流亦是在消失。

    不消片刻,拳印和剑之洪流尽皆消失无踪,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炼狱火神拳。”

    张若尘低语,目光锁定血屠神子。

    此拳法乃是血屠神子通过无间炼狱塔习得,霸道强绝,同阶鲜有人能够接下其一拳。

    “真一雷火剑法。”

    张若尘没有停手,再度出手。

    借助祖师之力,自然是施展他们这一脉传承的《真一雷火剑法》,威力最强。

    毕竟,历代祖师均是将《真一雷火剑法》修炼到极高境界,剑意能够相通。

    血屠神子亦是继续施展出炼狱火神拳,此拳法变化莫测,每一拳都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威能。

    一时间,二人激战在一起,恐怖力量激荡,传递向四面八方。

    不过,剑冢环境极为特殊,哪怕二人争斗得再厉害,也没能造成太大破坏。

    若非如此,只怕二人刚一动手,剑冢就会被打得沉下去。

    “血屠神子的确厉害,进入剑冢,竟然还能发挥出如此强的实力。”豹烈很是凝重道。

    纪梵心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开口道:“血屠神子很强是不假,但其能够发挥出现在的实力,还是因为无间炼狱塔,那是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器灵强大无比,大幅削弱了剑冢的压制。”

    “殿下乃是剑修,又借用滔天剑历代祖师的力量,定然能够击败血屠神子。”

    慕容月开口,对张若尘充满信心。

    自她追随张若尘以来,无论遇到怎样的强敌,张若尘总能想出办法应对。

    “可惜啊,金属魔冠没有器灵,要不然我非镇压那孙子。”项楚南着急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以前都是他借助至尊圣器欺负人,没想到现在却被人用至尊圣器欺负了。

    同样是至尊圣器,有器灵,和没有器灵,威力有着天壤之别。

    有器灵的至尊圣器,在绝顶强者手中,足以用来弑神,比如那灭神十字架,就曾钉死过神。

    天地间神器太少,神灵掌握的,大多都只是至尊圣器。

    可不知什么缘故,昆仑界传承下来的至尊圣器,器灵几乎都不知所踪,根本发挥不出太强威力来。

    “如果张若尘无法击败血屠神子,我们恐怕就只有放弃剑冢。”纪梵心有些凝重道。

    实在敌不过,他们肯定不可能在这里等死。

    所谓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闻言,史乾坤的脸色不禁黯然,拳头紧握,目光紧紧盯着张若尘。

    作为镇狱古族族长,若是让剑冢拱手让给不死血族,他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只恨他们镇狱古族没落,没有绝顶强者存在,没办法守护好剑冢。

    一座山峰之上,夏问心、九目天王等人凭空出现,远远观看着张若尘与血屠神子的厮杀。

    不死血族大军已经重新集结,只待这边战斗结束,便会再度发动猛攻。

    “剑冢的水很深啊,还好不是我们先杀进来,不然还真会有麻烦。”九目天王微微皱眉道。

    与祖师圣魂结合状态下的张若尘,强大无匹,非他所能敌。

    夏问心露出一抹微笑,淡淡道:“剑冢有着六位持剑人,在剑冢内均能发挥出超强实力,张若尘只是其中之一。”

    “六位持剑人所拥有的剑,也是释放冥王大人的钥匙,当初我们不死血族在昆仑界的十大部族,耗费极大力气,夺走其中五把剑,唯独没有得到张若尘手中的滔天剑。”

    “如果剑冢六位持剑人都在,共同守卫剑冢,那才是真的麻烦。”

    进攻剑冢之前,他已经是对剑冢情况,有过极为详细的了解,所以才料定,即便是血屠神子,也不可能轻易攻破剑冢。

    既然血屠神子那般激进,他也乐得其来打头阵,倒也不怕血屠神子将功劳给抢走。

    “张若尘,你挡不住本神子。”

    血屠神子低吼,抬手将无间炼狱塔打出。

    久久不能击杀张若尘,已经让他失去耐性,不想再继续耗下去。

    别说张若尘只是借来不朽大圣的力量,就算是真正的不朽大圣,在他动用无间炼狱塔后,也必须要陨落。

    挡我者,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绝望

    “夏神子,你的灭神十字盾,应该也是一件完整的至尊圣器,为何不能催发出如此强横的威力?”九目天王很是疑惑问道。

    夏问心轻抚灭神十字盾,摇头道:“不成大圣,想要掌握一件完整至尊圣器,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我得到灭神十字盾时间尚短,还需要一些时间去磨合,唯有得到器灵认可,方能催发出最强威能。”

    闻言,九目天王不禁叹息道:“血屠还真是好运,早早炼化无间炼狱塔,连不朽大圣都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这话,夏问心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再说什么。

    此刻,无间炼狱塔飞在半空中,塔身上,飞出一团团炼狱之火,如同火雨一般,坠落在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简直要将这片地狱彻底毁灭。

    张若尘本想动用空间手段带着众人退入剑冢,却发现空间受制,连飞行速度都变慢许多。

    “对付这群土鸡瓦狗,本神子一成力量便足够,你们竟会弄得损兵折将,不死血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血屠神子一边出手对付张若尘等人,一边训斥夏问心等人。

    九目天王脸色格外阴沉,恼怒无比,身为神子,他心中亦有傲气,亦要尊严,还从未被人如此训斥过。

    若非夏问心阻止,他一定要与血屠神子理论一番,神子尊严不容践踏。

    “这孙子是谁?装什么大瓣蒜。”

    项楚南极为不爽血屠,摩拳擦掌,很想揍他一顿。

    张若尘回忆在《地狱十族万邪录》上看到的内容,表情凝重,道:“血屠神子是不死血族大圣之下,最顶尖的五大强者之一,曾与不朽境的淳一大圣绝战与星空之中,两人整整战了两天三夜,打得十多颗星辰坠落。”

    “最终,淳一大圣浑身染血退走,血屠胜。”

    “这一战,震惊了天庭界的高层,也就是在那时,其危险指数被评定为十级。”

    闻言,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几乎快要凉透。

    就连大圣都能击败……

    大圣,可是圣者中的帝皇,肉身不朽,力压众生。

    与血屠交手,与一位大圣交手,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这等恐怖的存在,他们还如何去对抗?

    如何能够不绝望?

    “再强也得战。”

    张若尘的目光,瞥向身后,看到史乾坤正拼命往剑冢赶去。无论如何,都要再挡住血屠片刻,为史乾坤退走争取时间。

    况且,突破到九步圣王后,张若尘实力大增,也想试一试这位名震诸天万界的血族至强,到底达到了何等层次。

    只有知己知彼,才知道如何去战胜。

    “管他是谁,项爷爷也不怕。”

    项楚南大吼,全身窍穴打开,涌出一道道魔气云柱,源源不断汇聚向金属魔冠。

    作为结拜兄弟,任何时候,他都会坚定不移站在张若尘身边,生死与共。

    慕容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调动魔气,注入青光钝月斩,随时准备出手。

    “真妙,真妙,与他拼了!”真妙小道人咬着牙齿。

    豹烈自不必说,双手食指合在一起,体内的圣气在经脉中疯狂运转,向眉心凝聚而去,星神之眼随时可以开启。

    纪梵心体内涌现出神圣光芒,明显也是在施展某种厉害手段。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二司空轻声诵念佛号。

    “啪。”

    大司空一巴掌拍在二司空头上,瞪眼道:“瞎说什么,要下地狱,也该是那什么狗屁神子下地狱。”

    看到张若尘等人挡在前方,血屠神子不禁冷笑,道:“既然你们都急着找死,那就成全你们。”

    话音未落,无间炼狱塔旋转起来,一条条火焰河流涌出,散发出炙热的气浪,极速撞击而出。

    张若尘眼神坚毅,尽全力催动青天浮屠塔,使的塔身变得足有一座山岳那么巨大,撞击向无间炼狱塔。

    虽说青天浮屠塔器灵不在,可现在那道器灵意识愿意全力相助,威能还是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真妙小道人暂时化作紫金八卦镜器灵,将紫金八卦镜威能催发到极致。

    慕容月打出青光钝月斩,项楚南打出金属魔冠,豹烈开启星神之眼,纪梵心体内涌出惊天神芒,大司空和二司空联手,演化天地棋台,神威弥漫。

    这一次,几人均是施展出最强手段,要与血屠神子拼个高下。

    “轰。”

    恐怖至极的力量爆发,方圆数百里大地快速下沉,万里烟云一扫而空。

    如此力量,哪怕只是一点余波冲击,也足以灭杀圣王级别强者。

    “砰。”

    张若尘等人遭受巨大冲击,犹如秋风中的落叶,尽皆抛飞出去。

    另一边,无间炼狱塔停住,不再继续推进。

    血屠立于塔顶,身体轰然爆碎,化作一团血气。

    看到这一幕,趴在血泊中的项楚南站起身来,一边咳血,一边大笑:“哈哈哈,什么五大高手,什么力压大圣,遇到你项爷爷,还不是要烟消云散?”

    真妙小道人也是露出大喜之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我们居然击杀了血屠,这一战,贫道岂不是要名动天下?”

    张若尘抹去嘴角血迹,却没有项楚南和真妙小道人他们那么高兴,反而脸色苍白,心臣到了谷底,道:“快走。”

    “走,为什么要走?”

    “没错,我们应该趁胜追击,让不死血族知道,昆仑界到底谁说了算。”

    ……

    纪梵心望着高悬在半空的无间地狱塔,眼神前所未有的沉凝,道:“刚才,我们只是击碎了血屠的一道分身而已,等到他的真身降临,我们想走都走不掉。”

    “什么……分身……”

    ‘不可能吧!’

    项楚南和真妙小道人皆是倒抽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后退了数步。

    此刻无人催动无间炼狱塔,空间不再受制约,是退走的最好时机。

    “唰。”

    空间挪移施展,张若尘带着所有人,以最快速度退入剑冢。

    “轰。”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无比的血煞之气从天而降,出现在无间炼狱塔之上。

    血屠身影再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先前强大了近十倍,宛如一轮血红色的烈日悬浮在天穹,映照万里天地。

    不过,他的脸色,却格外难看。

    一群蝼蚁而已,竟是能够摧毁掉他的一具分身,让他颜面何存?

    要知道,那具分身是他使用大量血气凝聚出来,拥有他全盛状态一成的修为。

    再加上无间地狱塔,大圣不出,谁与争锋?

    “逃吧,看你们能够逃到哪里去。封住镇狱古族的出口,一只苍蝇也别放出去,本神子要一个一个的吸干他们的鲜血。”血屠神子低吼一声。

    无间地狱塔的表面,一道道铭纹犹如千万蝌蚪一般浮现出来,血气直冲天穹,至尊之力涌出犹如是要将空间镇得凝固。

    以真身催动无间地狱塔,威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没想到,血屠也有吃亏的时候,嘿嘿。”九目天王轻笑道。

    血屠神子驾驭着无间炼狱塔,极速闯入剑冢。

    剑冢内只存在剑道规则,除了剑修,其他任何修士闯入,实力都会受到压制。

    可血屠神子闯入剑冢后,仍旧显得极为强势,好似完全不在意剑冢对他的压制。

    哪怕被压制再多力量,也不影响他收拾张若尘等人。

    七颗神座星球突然飞出,瞬间构成一座强大阵法,向着血屠神子镇压而去。

    血屠神子看都没看一眼,很是随意拍出一掌。

    “轰。”

    阵法瞬间被瓦解,七颗神座星球四散纷飞。

    豹烈展现极速,手持黄金战矛刺出。

    七耀圆满力量爆发,黄金光芒凝聚于一点,无坚不摧。

    “铛。”

    血屠神子屈指一弹,将黄金战矛震飞。

    紧接着,他拍出一掌,结结实实印在豹烈的胸口上。

    “噗。”

    豹烈口中鲜血狂喷,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回。

    他的身上出现许多细微裂痕,鲜血渗出,差点爆碎开来。

    仅仅一掌,豹烈便遭受可怕重创,险些身死。

    同样是临道境修为,实力差距,却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血屠神子准备再补上一掌的时候,张若尘出手,将青天浮屠塔打出。

    趁着青天浮屠塔抵挡住血屠神子的瞬间,张若尘将豹烈救回,喂其服下大量生命之泉。

    “就凭你们,也想与本神子交手,不知死活。”血屠神子震飞青天浮屠塔,冷酷说道。

    看到豹烈伤得那般重,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沉了下去,不知道能拿什么去对抗血屠神子。

    他们之前拼着重伤,也才勉强毁掉血屠神子一具分身,对上其真身,他们根本连一丝还手之力都没有。

    张若尘握紧拳头,心中无比渴望力量,如果,他的修为也能达到道域境,或者临道境,又何惧血屠神子?

    他不缺资源、潜力,所欠缺的仅仅只是时间。

    多给他百年时间,大圣之下,他将无惧任何人。

    血屠神子似乎并不着急杀死张若尘等人,很喜欢看他们恐惧的模样,一步步将他们逼向剑冢深处。

    黑色原野之上,遍布各种剑器,既有完好的,也有残缺的,形态各异,数之不尽。

    越是深入,剑道规则越是活跃,对于其他修士的禁锢力也越强。

    除了张若尘,豹烈、纪梵心等人均是受到极强压制,实力锐减。

    反观血屠神子,依旧气势如虹,有完整至尊圣器在手,剑冢也难对其造成太大压制。

    剑冢一处神秘之地中,罗乙显出身形,皱眉看着张狂无比的血屠神子。

    “我好不容易发现一点东西,不死血族这些白痴就杀进来了,真是可恶。”

    罗乙脸色很难看,很不高兴不死血族来坏他好事。

    强大精神力释放,一尊巨人出现在他身后,手持一柄巨型重剑。

    巨人并非生灵,乃是一具死尸,不知已经死去多少年,被埋葬在剑冢内,尸身不腐,还拥有着强大力量。

    “想释放出冥王,没那么容易,去。”罗乙冷笑,以精神力驱使巨人。

    “轰。”

    巨人猛然跃出,居高临下,挥动巨型重剑,对血屠神子劈砍而下。

    “哼。”

    血屠神子重重哼了一声,一指点杀而出。

    一道血光迸发,划破空间,轰击在巨剑之上。

    “吼。”

    巨人如野兽一般咆哮,连连出剑劈砍,悍不畏死。

    其虽死,可作为剑修,在剑冢内,仍旧能够占据极大优势。

    张若尘往巨人跃出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若有所思。

    下一刻,他回过神来,毫不迟疑带着豹烈等人,以最快速度向着远处一座被冰雪覆盖的古山赶去。

    血屠神子已经被巨人牵制住,他们可以趁此机会脱身,晚了怕是来不及。

    (本章完)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eth.fans 现正在出售!

eth.fans

以太坊(英文Ethereum)是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通过其专用加密货币以太币(Ether)提供去中心化的虚拟机(“以太虚拟机” Ethereum Virtual Machine)来处理点对点合约。

已有知名站点:ethfans.org 以太坊中文技术社区,持续推广和普及以太坊的技术,帮助以太坊释放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潜力,并为开发者提供更好的平台和机会。旗下有星火矿池

qq:83037679(注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