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金典100主图指标公式

N1:=2;N2:=2;M:=6;
多:=EMA(C,3);
空:=EMA(C,5);
均衡:=EMA(空,5);
VARF1:=COUNT(CROSS(多,均衡),2)=1;
VARF2:=COUNT(CROSS(空,均衡),2)=1;
ZAI:=FILTER(VARF1 AND VARF2,2);
DRAWTEXT(ZAI,均衡,’↑’),COLORFF00FF;{升}
VV2:=REF(CLOSE,1);
VV3:=SMA((CLOSE-VV2),6,1)/SMA(ABS(CLOSE-VV2),6,1)*100;
DRAWICON(REF(VV3,1)>81 AND VV3<80,HIGH,2);
DRAWTEXT(REF(VV3,1)>81 AND VV3<80,HIGH*1.03,’空↓’),COLORYELLOW;
VF1:=MA(CLOSE,60)-MA(CLOSE,5)/3.2;
DRAWTEXT(IF(CLOSE<VF1 AND VOL/240>MA(VOL,5)/240 AND CLOSE>=REF(CLOSE,1)*1.08 AND CLOSE<MA(CLOSE,13)*1.3,1,0),LOW,’☆’),COLORRED;
VARA:=(CLOSE-REF(OPEN,29))/REF(OPEN,29)*100;
VARB:=EMA(0.667*REF(VARA,1)+0.333*VARA,5);
DRAWTEXT(IF(VOL>=1.3*MA(VOL,5) AND COUNT(VARA>=VARB AND VARA<-17,3) AND REF(LOW,1)=LLV(LOW,120),1,0),LOW,’★注意买入‘);
VARR1:=SMA(MAX(CLOSE-REF(C,1),0),6,1)/SMA(ABS(CLOSE-REF(C,1)),6,1)*100;
DRAWICON(CROSS(82,VARR1),HIGH*1.02,2);
{股旁网股票公式网站 www.gupAng.com}
DRAWTEXT(CROSS(82,VARR1),HIGH*1.02,’↓短’),COLORgreen;
VAR1:=(HIGH+LOW+OPEN+2*CLOSE)/5;
VAR2:=REF(VAR1,1);
VAR3:=SMA(MAX(VAR1-VAR2,0),10,1)/SMA(ABS(VAR1-VAR2),10,1)*100;
HY3:=IF(COUNT(VAR3<20,5)>=1 AND COUNT(VAR1=LLV(VAR1,10),10)>=1 AND CLOSE>=OPEN*1.038 AND VOL>MA(VOL,5)*1.2,1,0);
DRAWTEXT(HY3,LOW,’入’),COLORRED;
S:=MA(VOL,5)/MA(VOL,60);
A:=MA(S,5);
BIAS:=(CLOSE-MA(CLOSE,5))/MA(CLOSE,5)*100;
F:=MA(S,121);
RSV:=(CLOSE-LLV(LOW,45))/(HHV(HIGH,45)-LLV(LOW,45))*100;
K:=SMA(RSV,15,1);
D:=SMA(K,15,1);
J:=3*K-2*D;
LCC:=REF(CLOSE,1);
RSI:=SMA(MAX(CLOSE-LCC,0),6,1)/SMA(ABS(CLOSE-LCC),6,1)*100;
DRAWTEXT(CROSS(84,RSI) , HIGH*1.06,’↓↓’),COLORGREEN ;
S1:=IF((J<11 AND BIAS>-11 AND CROSS( S,F) AND (S-F)>0.010),2,0);
DRAWTEXT(S1=2,LOW,’关注’), COLORGREEN;
中轨:HHV(MA(H,N1),N2),COLORGREEN,LINETHICK2;
趋势:LLV(MA(H,N1),1),COLORRED,LINETHICK2;

大智慧金典100主图指标公式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 无耻的背叛

    “须弥老秃驴也是奇怪,居然会选择一个拥有不死血族血脉的小子,来作为传人,真不知道他是看上了你哪点。”小黑在一旁撇嘴道。

    张若尘转过头来,目光紧紧盯着小黑,有些低沉道:“小黑,你似乎对我隐瞒了很多事情,现在该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了吧。”

    “这个……本皇忽然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小黑目光闪烁,当即扑扇翅膀,就想溜走。

    它现在是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那么多嘴做什么?完全就是自找麻烦。

    张若尘早就防备着,一挥手,一片空间当即冻结,小黑动弹不得,被禁锢在了半空中。

    “少给我来这套,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你哪儿也别想去。”张若尘一脸严肃道。

    本来在月神山神战结束后,张若尘便想询问小黑很多事情,哪知道小黑竟是提前溜掉,很明显是想逃避他的询问。

    可以确定的是,小黑必定对他隐瞒了不少东西,真不知道其以前所说的话,有几句能够信得过。

    小黑无法动弹,不由叫道:“有话好说,你想知道什么,本皇告诉你就是了,但本皇真没什么隐瞒你的啊。”

    “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全身的毛,全给拔下来。”张若尘瞪眼威胁道。

    一听这话,小黑立刻认怂,道:“张若尘,别乱来,本皇老实交代还不行吗?你先放开本皇。“

    张若尘狠狠瞪了小黑一眼,这才解开空间冻结,让小黑重新恢复自由。

    反正这次如果小黑不将话说清楚,他是绝不会放其离开的。

    小黑身形一闪,躲到了寒雪的身后,看向张若尘的目光中,透着浓浓戒备,似乎真的很怕张若尘把它的毛给拔掉。

    “你想知道什么?“小黑探出头来问道。

    张若尘轻呼出一口气,问道:“你的肉身为何会在阴阳海中?圣魂又为何会被须弥圣僧封印在乾坤神木图中?”

    “这个问题,本皇早就和你说过,是因为本皇犯下大错,才被须弥老秃驴镇压,肉身封印在阴阳海中,圣魂被炼成乾坤神木图的器灵。”小黑翻着白眼道。

    张若尘却是继续问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能让须弥圣僧亲自出手将你镇压,又为何要让你成为乾坤神木图的器灵?”

    能让须弥圣僧出手,大费周章的将小黑的肉身与圣魂分开进行封印,若说这里面没有隐情,张若尘绝不相信。

    小黑仍旧翻着白眼,道:“这些事情本皇同样对你说过,你难道觉得本皇是在和你开玩笑?本皇可是屠天杀地之皇,造下的杀孽太多,须弥老秃驴最爱管闲事,就出手把本皇镇压了起来。”

    “当初在阴阳海,你也看到了,那里有许多囚笼,每一个都是十恶不赦的凶徒,统一交给龙族看管,本皇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须弥老秃驴慈悲为怀,哪怕本皇罪孽深重,也给了本皇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将本皇圣魂封印在乾坤神木图中,作为时空传人的引导者,功德圆满之时,自然也就能够重获自由。”

    圣魂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图中十万年,这已经是极为严厉的惩罚,哪怕小黑曾经的性格,再怎么暴戾,也都被磨得平和下来。

    目光凝视小黑片刻,张若尘这才道:“当初阴阳海中苏醒的那个人是谁?”

    阴阳海苏醒的那个金发年轻男子,给张若尘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他还记得,当初看到那个金发年轻男子时,宛如在面对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皇,当真是恐怖至极。

    而且那个金发年轻男子,最后还收取了神龙日月混沌塔,封禁整个阴阳海,使得阴阳海变成绝对的禁地,谁也无法进入。

    见张若尘提及那个人,小黑眼中顿时浮现出浓浓的忌惮之色,表情严肃道:“那是一位禁忌人物,神龙一族硕果仅存的一位,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位,蛮荒秘境中的万族共尊,当年本皇杀戮神龙一族,吞食龙胆,若非须弥老秃驴出面,只怕早已死无葬生之地。”

    “有关这位的事情,你不要再问,本皇也不会再说,那等禁忌人物,那怕是大圣,也不能随意谈论。”

    看得出来,小黑是真的对阴阳海那位忌惮无比,连说都不敢多说。

    闻言,张若尘不由微微皱起眉头,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都说昆仑界诸神,在十万年前,全部陨落,这才导致昆仑界一步步走向衰落。

    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如此,至少神龙一族这位禁忌存在还活着,说不得还有其他巨擘也隐藏在暗处。

    神龙一族这位禁忌人物,自封于阴阳海十万年,其目的是什么?

    再联系到姜云冲、烟若、洪玄机和噬灵王这些苏醒者,以及那些回归的至尊圣器器灵,张若尘心中的疑惑更多,已然是无法看清昆仑界的水,究竟有多深。

    “那你与千骨女帝是什么关系?还有那黑心魔主是怎么回事?”张若尘继续问道。

    小黑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起来,道:“不要在本皇面前提起那个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当年,黑魔界还很弱小,没有神灵存在,昆仑界好心对黑魔界加以扶持,让一些黑魔界的天骄进入昆仑界修炼。”

    “黑心魔主便是当初黑魔界那批天骄中的一人,其天赋最高,与女帝结交,被女帝视为至交好友,让黑心魔主这个白眼狼,有机会去听接天神木讲道。”

    “当时,黑心魔主一心想要追求女帝,可以女帝的眼光,怎么可能瞧得上他?于是,黑心魔主心生怨恨,竟然暗中通敌,引一位绝世凶人,将接天神木砍断,让昆仑界的天地圣气逐渐枯竭,断绝昆仑界修士成神的希望。”

    “本皇也受其陷害,险些走火入魔,从而造下极大的杀戮罪孽,最终落得被封印的下场。”

    说起黑心魔主,小黑的话语中,可谓是充满了怒意,体外不自觉的释放出可怕的火焰,简直恨不得立刻亲手将黑心魔主挫骨扬灰。

    此刻,张若尘的心中亦是涌现出一股怒意,黑心魔主背叛昆仑界,导致接天神木被砍断,实在是可恨至极。

    他平生最恨的便是背叛,如果他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定要将那黑心魔主的真身斩杀掉,而非仅仅是斩掉其神念体。

    想来黑心魔主能够修炼成神,多半与当初卖主求荣有关,出卖昆仑界,让其得到了无比巨大的好处。

    人心果然是难以满足,昆仑界尽所能的去帮助黑魔界,让黑魔界一点点壮大起来,可为了一己之私,黑魔界最后却是反过来将昆仑界出卖,也真是够讽刺的。

    直到此时,张若尘才明白为何小黑会那般恨黑心魔主,原来小黑被封印,竟也与黑心魔主有关系。

    不由得,张若尘心中一动,如果接天神木没有被砍断,以千骨女帝的惊才绝艳,成神应该并非是什么难事。

    也不知千骨女帝如今身在何处,又是否还活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第二千零一十四章 八百年前旧事

    时隔不久,一道消息,从地狱界传出。

    “听说,须弥老和尚的传人很狂。当年,我父亲有机会将须弥老和尚吞噬,一直颇为遗憾。如今须弥老和尚的传人出现,就让本神子来将其吞噬,张若尘的命是本神子的,谁也不能动。”

    这番话出自鬼主第八子――p,可谓是霸道无比,与天堂界的宙宇一般,仿佛吃定了张若尘。

    鬼主是谁?那可是地狱界鬼族中的巨擘,渡过十二次鬼劫,修成传说中的混元鬼体,实力强得超乎想象。

    其一共拥有九个子嗣,每一个都是惊才绝艳,不过大多都已经成长到大圣境,只有第八子和第九子还处于圣王境。

    当初鬼主第九子阊,出现在洛水,先被曲山老母打退,之后天初仙子出关,将其打得形神俱灭。

    而鬼主第八子p,实力无疑是要比阊强大很多倍,乃是地狱界鬼族圣王境第一人,实力绝不在宙宇之下。

    传闻中,p乃是黑暗神殿的神传弟子,主修黑暗之道,手段诡异莫测,与其为敌,最终都会被无情吞噬。

    “同时被宙宇和p盯上,张若尘还能有活路吗?”

    “做人果然还是应该低调一些,过刚易折啊。”

    “张若尘如今也不是弱者,而且他是时空传人,应该没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时空传人又如何?他终归还太年轻,与最顶尖的强者,还差了一些。”

    …………

    谁都清楚,张若尘最近风头太盛,已经是同时将天堂界和地狱界惹恼。

    表面上,是宙宇和p发声,要出手对付张若尘。

    但实际上,盯上张若尘的,绝不仅仅只有这两人,只是其他人,不像宙宇和p这般高调罢了。

    然而,任凭外界闹得如何沸沸扬扬,孔雀山庄内,却是风平浪静。

    作为各方关注焦点的张若尘,完全没有关心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一心一意在孔雀山庄内疗伤。

    足足用去半个月时间,张若尘才从闭关地走出。

    此时,张若尘不仅伤势痊愈,还将修为完全巩固,精气神达到一个新的巅峰。

    “张若尘,你这家伙还真的是很能惹麻烦啊,有本皇当年的风范,现在你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有不少人都放话要你的命呢。”小黑颇有些幸灾乐祸。

    张若尘平静的道:“不是我爱惹麻烦,而是麻烦总喜欢找上我,这些年来,有太多的人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我的命不够硬,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自他从云武郡国走出,便面对无数的艰难险阻,早已不知经历了多少生死劫难,能够活到现在,在很多人看来,简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想动小师弟,那得问过我们是否答应。”金禹哼声道。

    张若尘道:“无需想太多,我张若尘也并非是他们能够随意拿捏的,想要杀我,他们便得做好被我反杀的准备。”

    “相比于这些事情,我现在更想弄清楚八百年前的一些旧事。”

    闻言,孔兰攸、金禹等人的脸色,均是微微发生一些变化。

    孔兰攸微微叹息一声,道:“表哥,我知道你很在意当初祖父夺权一事,其中的缘由,其实你应该已经猜到。”

    “祖父夺权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姑父失踪,圣明群龙无首,一片混乱,祖父本就很有野心,自然就想趁机掌控圣明朝廷。”

    “另一方面,祖父是受到血后的控制,池瑶没有说错,祖父当初化身七彩孔雀,将血后吞入腹中,却没能杀死血后,反而是让血后突破修为,同时留下可怕的血毒,之后血后便以血魂大法对祖父进行控制。”

    “血后本想通过祖父,彻底掌控圣明朝廷,谁知池青中央帝国在那时发动战争,圣明处于混乱状态,哪能抵挡住池青中央帝国的攻击?很快便是分崩离析。”

    “这些事情,其实我也是到后来才知道,只能说一切都是因缘际会,如果姑父未曾失踪,即便血后手段再厉害,也休想祸乱圣明。”

    说起当年的事情,孔兰攸心中充满了感慨和叹息,现实真的是太过残酷。

    她口中的姑父,自然便是张若尘的父亲――明帝。

    闻言,张若尘不禁陷入沉默,按照孔兰攸所说,血后应该的确未死,如此一来,无尽深渊中那位想见他的人,身份已经很明显。

    “这件事为何与血后有关系?”金禹好奇问道。

    不光是他,罗辰和豹烈亦是充满疑惑。

    他们虽是明帝的弟子,但却并不知晓明帝与血后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张若尘道:“因为血后便是我前世的生母。”

    这里没有外人,他也就没有保留,将这个极大的秘密直接说出来。

    “师母是血后?这怎么可能?”

    金禹、罗辰和豹烈均是发出惊呼声,感到很是难以置信。

    血后是谁?那可是八百年前不死血族的最强者,实力强大无比,连明帝都奈何不得,需要明帝和青帝联手,才能将其抗衡。

    即便到得如今,对金禹三人而言,血后仍旧是属于传说中的可怕人物。

    张若尘面露一丝苦涩,道:“我也不愿相信这一切,但事实就是如此,我痛恨不死血族,可偏偏我前世的生母便是不死血族,真是可笑。”

    “一切都是血后的阴谋,连姑父都险些被血后所蒙蔽,表哥,你已经死过一次,早已与不死血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根本无须去为此事烦恼。”孔兰攸开口安抚道。

    金禹点头,道:“兰攸说得对,我们不管什么血后,我们只知道,你是张若尘,是明帝之子,是我们的小师弟,其他都无关紧要。”

    “说得没错,我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是怎么都不会改变的。”豹烈附和道。

    罗辰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将一只手放在了张若尘的肩膀上。

    目光环顾孔兰攸和三位师兄,张若尘用力点头道:“这些我都明白,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去过多纠结这件事情的。”

    孔兰攸等人如此待他,着实是让张若尘很感动,前世生母是血后又如何?重生后,他已经与不死血族再无关系,绝不会倒向不死血族一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大智慧水手突破主图指标公式

趋势:MA(LOW,20)*1.2,color0080ff,linethick2;
次上趋势:MA(LOW,20)*1.1,COLORYELLOW;
次下趋势:MA(HIGH,20)*0.9,COLORWHITE;
下趋势:MA(HIGH,20)*0.8,COLORGREEN,linethick2;
ZD:=(C-REF(C,1))/REF(C,1)*100;
HDZF:=(HHV(H,20)-C)/(HHV(H,20)-LLV(L,20));
{股旁网股票公式网站 www.gupAng.com}
趋势强度:=IF(C>次上趋势,IF(C>上趋势,4,3),IF(C>次下趋势 AND C<次上趋势,2,IF(C<下趋势,0,1)));
STICKLINE(趋势强度=0,H,L,6,1),COLORBLUE;
STICKLINE(趋势强度=1,H,L,6,1),COLORGREEN;
STICKLINE(趋势强度=2,H,L,6,1),COLORGRAY;
STICKLINE(趋势强度=3,H,L,6,1),COLORYELLOW;
STICKLINE(趋势强度=4,H,L,6,1),COLORMAGENTA;
STICKLINE(趋势强度=0,C,O,5,0),COLORBLUE;
STICKLINE(趋势强度=1,C,O,5,0),COLORGREEN;
STICKLINE(趋势强度=2,C,O,5,0),COLORGRAY;
STICKLINE(趋势强度=3,C,O,5,0),COLORYELLOW;
STICKLINE(趋势强度=4,C,O,5,0),COLORMAGENTA;

大智慧水手突破主图指标公式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轩然大波

    目送三人离去,张若尘叹息了一声,生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除了张若尘,其他人都没注意到,有两个人已经悄然离开。

    悄然离开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韩湫和阿乐。

    他们俩之所以离开,乃是想要去探查天堂界派系接下来的动向,如果有可能,他们不介意对天堂界派系采取一些报复行动。

    张若尘收回目光,转头对小黑说道:“孔雀山庄的守护大阵已经被毁掉,你重新布置一番,确保孔雀山庄的安全。”

    “小事一桩,放心交给本皇便是,本皇随便布置,也能让孔雀山庄固若金汤。”小黑一脸得意道。

    继而,张若尘看向那些原本被封古道以持魂大法控制的九步圣王。

    经此一战,二十六位九步圣王,已经只剩下十七位,有九位不幸战死,活下来的,也基本上都受了伤。

    张若尘拱手道:“此次多谢诸位出手相助,诸位都受了伤,不妨先在孔雀山庄休养一段时间,等伤势痊愈后,再做其他打算不迟。”

    “应该多谢若尘公手斩杀封古道,才让我等获得自由。”

    “多谢若尘公子。”

    十七位九步圣王纷纷向张若尘道谢。

    对于张若尘的提议,他们均是没有异议,如今有伤在身,若是在外受到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尤其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即,在孔兰攸的带领下,所有人都进入到孔雀山庄内。

    孔雀山庄不愧是一处觉醒圣土,其内天地圣气浓郁无比,并不比凤凰湖差多少。孔兰攸为所有人都提供了最好的疗伤之地,乃至于采摘来疗伤的圣药。

    没有任何耽搁,张若尘当即开始疗伤。

    此次他伤得极重,且是连续遭受重伤,导致伤上加伤,如果不能尽早治愈,只怕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而此时,孔雀山庄外,已然是炸开了锅。

    “天堂界派系这次栽了大跟头,没能除掉张若尘,反而是损兵折将。”

    “单单是功德神殿领袖商子钌硭溃阕阋砸⒁怀〈蟮卣穑偌由匣杲缌煨淙宋锓夤诺溃檠艚缌煨淙宋镒狭徵纾鹧墙缌煨淙宋矧N和苍龙,姹界领袖人物顾天阴,还有阴阳界顶尖强者焱霸,空间神殿顶尖强者穆间,等等,不知道会有多少神灵会因此而跳脚。”

    “天堂界派系强者众多,以前只是因为他们不够重视张若尘,才只让商子畛鍪郑缃裆套钜凰溃慌履切┨焯媒缗上岛蘸沼忻亩ゼ馇空撸蓟岫⑸险湃舫尽!

    “此事与我等无关,还是不要沾上为妙,早些离开这个地方。”

    …………

    诸多观战的修士纷纷离开,不敢继续在孔雀山庄附近停留,怕受到牵连。

    因为有着诸多观战的修士存在,所以圣明城和孔雀山庄所发生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传递,不但快速传遍整个昆仑界,更是传递到了诸多大世界中。

    消息传出,各方均是大为震动。

    那些与天堂界派系不和的修士,很是乐得听到这一消息,巴不得天堂界派系的损失更大。

    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则是恼怒不已,毕竟自从天堂界成为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后,还从没人敢如此欺负到天堂界派系的头上来。

    北域大营,属于镇元的庄园内。

    一道传讯光符从天边飞来,被镇元伸手接住。

    在查看了其上的内容后,镇元不禁露出了笑容,转头对风岩、项楚南和裴雨田道:“你们无需再担心了,张师弟的麻烦暂时已经解决,天堂界派系这次吃亏不小。”

    “怎么回事?”风岩连忙问道。

    得知天堂界派系要对张若尘下手,风岩、项楚南和裴雨田是心急如焚,当即便想赶去中域相助张若尘,奈何却有人暗中出手阻止,连镇元都没办法。

    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在北域大营干着急。

    “你们自己看吧。”镇元笑着将传讯光符递给风岩三人。

    风岩三人连凑在一起,仔细查看起传讯光符上的内容。

    “哈哈哈,不愧是大哥,真是厉害啊,居然把商子疃几琢耍纯欤纯炝恕!毕畛先滩蛔」笮ζ鹄础

    风岩亦是笑道:“大哥这次可真是把天给捅破了,天堂界派系只怕是该抓狂。”

    “昆仑界如果能够多几个张若尘,昆仑界又何惧来自各方的挑战?”裴雨田有些感慨道。

    看完传讯光符上的内容,风岩三人无疑都很高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得以放下。

    与此同时,中域慕容世家,亦是得到消息。

    “天堂界派系想要绝我圣明的根,当真是痴心妄想,有殿下在,圣明绝不会亡。”慕容叶枫很是激动道。

    他其实很想赶去圣明城,阻止天堂界派系的阴谋。

    奈何有强者堵在慕容世家外,任谁也无法出入慕容世家。

    他虽强势出手,可还是被人给堵了回来,根本就无法杀出去。

    而且即便他能杀出去,慕容世家恐怕就得在顷刻间飞灰湮灭。

    慕容月道:“殿下此次是彻底杀出了圣明的威风,哪怕是天堂界派系想要对我圣明不利,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待得圣明的实力再壮大一些,定要好好与天堂界派系清算一番。”慕容叶枫意气风发道。

    等他彻底炼化麒麟至高圆满果实,修成至高圆满体质,届时,他将无惧任何人。

    另一边,圣明城和孔雀山庄发生的事情,传播开来不久,天堂界派系便是有了反应。

    “胆敢与天堂界为敌,无论是谁,都绝不会有好下场,没人可以践踏天堂界的威严,张若尘,好好留着你的人头,等我宙宇来收。”

    一名天堂界的顶尖强者发声,再度引发轩然大波。

    “宙宇乃是与轩辕裂空齐名的绝顶强者,不久前,阴间出现一位不朽大圣级别的七劫鬼王,竟是瞒过了巡天使者,可惜其运气不好,遇到了宙宇,二者激战数千回合,将万里阴间大地打得沉陷,最终,宙宇取胜,将那位七劫鬼王击杀。“

    “虽说宙宇因此付出不小代价,但却通过这一战,证明了他本身的强大实力。”

    “就现阶段而言,宙宇是最为希望达到天宫四大天王那一层次的人选之一。”

    “真没想到,宙宇竟是打算亲自对付张若尘,这一次,恐怕真的是谁也救不了张若尘。”

    “连宙宇都被惊动,定然是天堂界有大人物震怒,要拿张若尘开刀立威。”

    “宙宇如今正在阴间厮杀,一旦归来,张若尘只怕就性命不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大智慧提前抄底指标公式

P1:=5;P2:=4;
SSRCJL:=EMA(VOL,13);
SSRCJE:=EMA(AMOUNT,13);
SSRCBJX:=((SSRCJE / SSRCJL) / 100);
SSRGL:=(((CLOSE – SSRCBJX) / SSRCBJX) * 100);
绝对底:SSRGL<(0-18),COLORRED;
大底:SSRGL<(0-14),COLORBLUE;
中底:SSRGL<(0-10),COLORYELLOW;
短底:SSRGL<(0-6),COLORWHITE;
{股旁网股票公式网站 www.gupAng.com}
STICKLINE((SSRGL < (0 – 18)),60,80,3,0),COLORRED;
STICKLINE((SSRGL < (0 – 14)),40,60,3,0),COLORBLUE;
STICKLINE((SSRGL < (0 – 10)),20,40,3,0),COLORYELLOW;
STICKLINE((SSRGL < (0 – 6)),0,20,3,0),COLORWHITE;

大智慧提前抄底指标公式

 

第二千零一十二章 求输

    眼见巡天使者离开,刑渊眼中顿时泛起寒光,将目光投向张若尘。 更新最快

    “张若尘,这次算你运气好,但你要知道,人的运气,不可能一直好,等着承受一些大人物的怒火吧,我们走。”

    留下这番话,刑渊极为干脆的登上来时的战船。

    紧随其后,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也都纷纷登上战船,一个个的脸色,均是显得极不好看。

    他们此次兴师动众,攻打圣明城,攻打孔雀山庄,其结果却是,留在圣明城那边的强者被全灭,而在孔雀山庄这边,他们亦是没讨到什么便宜,商子更是被张若尘所斩杀。

    弄成现在这般地步,只怕各方都会将他们当成笑柄。

    看着天堂界派系的战船飞走,张若尘等人并未出手阻拦。

    毕竟如果在这个时候出手,就等于是在挑衅刚才那位巡天使者的威严,是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张若尘眼神微微有些凝重,此次他亲手斩杀了商子,还斩杀了多个大世界的领袖人物,算是彻底将天给捅破,今后的麻烦,恐怕会更多。

    而想要应对这些麻烦,他必须要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正如刑渊所说,他不可能每次都运气好,这些麻烦都只能靠他自己解决,而不能指望他人插手。

    “张若尘,想什么呢?那边那个美女走了!”

    正当张若尘沉思的时候,小黑的声音忽然响起。

    闻言,张若尘不由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天初仙子带着屠夫和呆子离开。

    此时,三人已经飞出去很远。

    张若尘略微犹豫,随即施展出空间挪移,直接出现在天初仙子的前方,将三人拦了下来。

    “要走了吗?”

    张若尘目光注视着天初仙子,轻声问道。

    天初仙子伸手轻捋额前散乱的一缕青丝,有些清冷道:“是啊,洛水那边总是需要守着。”

    “这次多谢了。”张若尘微笑道。

    天初仙子特意从东域洛水赶来,不惜与天堂界派系为敌,这让张若尘心中很是感动,同时也很好奇,好奇天初仙子对他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此次情况危急无比,天初仙子冒着生命危险出手帮他,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报恩?还是说有别的情愫在其中?

    微微沉吟,张若尘取出一个锦盒来,递予天初仙子,道:“这个给你,对你或许有用。”

    天初仙子伸手接过锦盒,眼中浮现一抹好奇之色,隐隐还有着一丝期待。

    锦盒开启,一条十分精致的项链,映入天初仙子的眼帘。

    看到项链,天初仙子不禁露出丝丝异色。

    张若尘连忙解释道:“这其实是一件空间宝物,项链的吊坠内蕴一个极大的空间,可以用来存储各种物品,另外,吊坠的空间内,有一些生命之泉,以备不时之需。”

    闻言,天初仙子微微露出一抹淡笑,以柔和的声音,道:“谢谢,我这里也有一样东西,应该会对你有帮助。”

    说话间,天初天子取出一块水润无比的玉石,递予张若尘。

    张若尘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连伸手去接玉石。

    在触碰到玉石的同时,张若尘的手,也触碰到了天初仙子的纤纤玉指,心中不禁浮现出一抹异样的感觉。

    直到天初仙子将手收回,张若尘这才清醒过来,露出一抹尴尬之色。

    但在他心中,却是在回味着刚才的那种奇妙的触感。

    “我该走了!”天初仙子轻声道。

    张若尘抬起头来,目光正好与天初仙子相对。正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天初仙子已是踏着一道神虹离去。

    “张兄弟,后会有期。”

    屠夫和呆子拱手,随即追上天初仙子。

    张若尘转过身来,看着天初仙子离去的身影,手中紧握天初仙子所给的玉石,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直到天初仙子的身影消失不见,张若尘这才重新回到孔兰攸等人的身边。

    “张若尘,我们也该走了。”

    九天玄女开口,传出的却是圣书才女的声音。

    张若尘当即将目光投向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道:“你们怎么也如此着急离开?”

    “朝廷战事吃紧,我们又岂能落得逍遥自在?”九天玄女有些无奈道。

    面对地狱界的疯狂进攻,朝廷的力量,已经是显得捉襟见肘,但凡朝廷中人,都并不轻松。

    此次,若非是得到滴血剑剑灵的同意,九天玄女、青霄和步千帆根本就没法赶来相助张若尘。

    青霄点头道:“是啊,朝廷那边还有太多的事情,我们都不能在此做太多的耽搁;而且只要六师弟你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寒雪过来,见过你大师伯。”张若尘开口对寒雪招呼道。

    寒雪连忙闪掠过来,躬身向青霄行了一礼,道:“寒雪见过大师伯。”

    “不用多礼,六师弟,还是你厉害,不但自身实力强大,还收了个厉害的徒弟,师尊他老人家果然是没有看错人。”青霄笑着感叹道。

    张若尘道:“我虽收寒雪为徒,却并未教她什么,这些年,她是一直跟在师尊他老人的身边。”

    “师尊他老人家还好吗?”青霄连忙问道。

    自当初璇玑剑圣与九幽剑圣一战后,青霄便再也没有见过璇玑剑圣,虽然知道璇玑剑圣已经被张若尘救活,但却不知璇玑剑圣具体的情况。

    寒雪道:‘大师伯放心,师公一切安好,只是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暂时还无法归来。“

    闻言,青霄不由点了点头,只要知晓璇玑剑圣无事,他自然也就无须担心什么。

    这个时候,张若尘忽然看向九天玄女,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你说。”九天玄女道。

    只见张若尘一挥手,一股圣气涌现,快速化作一座棋台。

    棋台上,有着一盘特别的棋局,黑子与白子交错。

    这一棋局正是张若尘在瑶池中所记下的棋局,是明帝和青帝所下。

    以张若尘看来,明帝和青帝的棋路很是诡异,可偏偏他又看不出诡异在什么地方。

    张若尘知道圣书才女在琴棋书画各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或许能够看出这其中所隐藏的秘密。

    “帮我看看这盘棋有何诡异之处。”张若尘表情严肃道。

    这盘棋或许关乎着明帝失踪的秘密,让他不得不严肃对待。

    其实在张若尘开口之前,九天玄女已经是将目光投向了棋台,仔细的查看起来。

    片刻后,九天玄女有些古怪道:“这盘棋的棋路的确是很诡异,下棋的双方,都并不想赢,而是想输,所以他们的棋路才会异于常人,能将一盘棋下成这样,下棋的两人,都很不简单。”

    闻言,张若尘心中顿时一震,口中发出喃喃低语:“怎么会这样?”

    他曾亲眼看到明帝与青帝下过三次棋,每一次两人都下得很焦灼,他原本以为是两人都想赢,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

    可现在看来,一切并非是如此,明帝与青帝下得那般焦灼,根本是因为他们都想输,是要逼得对方赢。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局棋,应该是明帝赢了,因为明帝本就在求输。

    只是张若尘不明白,明帝和青帝为何要如此?他们两人下这局棋的意义何在?

    明帝失踪,是与其求输成功有关吗?

    一时间,张若尘的心中增加了更加的疑问,却根本不知道该找谁来解答。

    很显然,哪怕圣书才女再怎么厉害,也只能解读棋路,而无法知晓下棋之人的用意。

    “你怎么了?”

    九天玄女轻声问道。

    张若尘当即回过神来,道:“没事,只是忽然想到一些事情,多谢你帮我解开了这个困扰了我许久的谜团。”

    说话间,张若尘一挥手,让棋台消散开来。

    “小事而已,我们要先赶回中央皇城,你自己多加小心,天堂界派系此次吃了大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九天玄女认真叮嘱道。

    张若尘点头:“这些我心中都很清楚,绝不会疏忽大意,倒是你们要多保重,有什么事情,传讯于我便是。”

    九天玄女臻首微点,身形一动,如一位绝世神女,登天而去。

    “六师弟,多保重。“

    “保重。”

    青霄和步千帆拱手道别,紧随九天玄女而去。

    ……

    以后章节改成2000字一章,当然肯定会超过2000字,能够多写就尽量多写。接下来,大家都看得出,将要着手写八百年前的一些秘,大家敬请期待。在写新书的同时,小鱼不会忘记老书的,两本书一样重要。

    当然,还是要为新书再呼吁一下,求大家到qq阅读和创世支持小鱼的新书《天帝传》,精彩纷呈,不会让你失望的。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大智慧捕捞季节指标公式

wy1001:=(2*Close+High+Low)/4;
wy1002:=EMA(wy1001,4);
wy1003:=EMA(wy1002,4);
wy1004:=EMA(wy1003,4);
xys0:(wy1004-REF(wy1004,1))/REF(wy1004,1)*100;
STICKLINE(xys0>=0,xys0,0,8,0),colorred;
STICKLINE(xys0<0,xys0,0,8,0),colorgreen;
{股旁网股票公式网站 www.gupAng.com}
pjgj:=amount/vol/100;
ssrydjx:=MA(pjgj,13);
ssrcjl:=ema(vol,13);
ssrcje:=ema(amount,13);
ssrcbjx:=ssrcje/ssrcjl/100;
cys13:=(close-ssrcbjx)/ssrcbjx*100;
xyshsl:=ema(vol/CAPITAL*100,13);
zzx:0,colorwhite;
STICKLINE(xyshsl>6.1 and CYS13>5 ,2 ,0 ,8 ,0 ),COLORGREEN;
STICKLINE(xyshsl>3.8 and CYS13>5 ,1.5 ,0 ,8 ,0 ),COLORYELLOW;
STICKLINE(xyshsl>2.1 and CYS13>5 ,1 ,0 ,8 ,0 ),COLORCYAN;
STICKLINE(xyshsl>1.8 and CYS13>5 ,0.5 ,0 ,8 ,0 ),COLORBLUE;
xys1:MA(xys0,2);
xys2:MA(xys0,1);

大智慧捕捞季节指标公式

 

大智慧飞鱼出水指标公式

Var1:=REF(LOW,1);
Var2:=SMA(ABS(LOW-Var1),3,1)/SMA(MAX(LOW-Var1,0),3,1)*100;
Var3:=EMA(IF(CLOSE*1.2,Var2*10,Var2/10),3);
Var4:=LLV(LOW,38);
Var5:=HHV(Var3,38);
Var6:=IF(LLV(LOW,90),1,0);
Var7:=EMA(IF(LOW<=Var4,(Var3+Var5*2)/2,0),3)/618*Var6;
底部吸筹: STICKLINE(Var7,0,Var7,6,1),colorwhite ;
{股旁网股票公式网站 www.gupAng.com}
v1:=llv(h,240);
飞鱼:100*(c-v1)/v1,COLORRED,linethick1;
v2:=hhv(h,240);
海洋:100*(v2-c)/c,COLORGREEN,linethick1;
v3:=sum(VOL,5)/CAPITAL;
cyf5:=100-(100/(1+v3));
动力线:cyf5*3.21,COLORYELLOW,linethick1;

大智慧飞鱼出水指标公式

 

第二千零一十一章 十道天雷

    有着巡天使者现身,所有人都立刻停手,不敢再继续斗下去。

    “巡天使者怎么会出现?”

    刑渊的眉头当即深深皱起。

    要出手毁掉圣明城、孔雀山庄,他们自然是早就与上面打好了招呼,即便是杀得血流成河,巡天使者也应该不会插手才对。

    可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位巡天使者,且恰好是在商子被张若尘杀死以后出现,未免太巧了些。

    昆仑界庞大无比,负责巡查的巡天使者,自然不止那么一两位,来历也都有所不同,反正四大主宰世界,都有大圣担任昆仑界的巡天使者。

    眼前出现的这位巡天使者,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自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妖神界。

    “拜见巡天使者。”

    地面上的诸多修士,纷纷向银甲巡天使者行礼。

    银甲巡天使者俯视下方,宏大的声音,携带滚滚大圣威压,传递到地面:“功德战不允许内斗,你等无视天宫的天条,在此大打出手,该当何罪?”

    张若尘身体站得笔直,不卑不亢道:“此次乃是天堂界派系的人挑起纷争,我等是正当防卫,还请巡天使者明察。”

    “启禀巡天使者,事情并非是张若尘所说的那般,真实的情况是……”刑渊当即想要进行辩解。

    只是刑渊的话尚未说完,银甲巡天使者便是强行打断道:“无需多说,不管是何原因,你等内斗乃是事实,既然违背天宫定下的天条,就必须受到惩罚。”

    闻言,刑渊只得将没有说完的话,全都给憋回肚中,他还没有胆量去挑衅一位巡天使者。

    真要惹恼巡天使者,而遭到无情抹杀,那可真是没地方去说理。

    “惩罚?总得有证据吧,其实……本天女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化身为俊美男子的千星天女笑道。

    说罢,千星天女将一道符篆捏碎,化为一道流光,刹那远遁。

    其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连巡天使者都来不及出手拦截。

    而且千星天女并未以真面目示人,自然也不怕巡天使者会查到她的头上去。

    “咦?竟然逃掉了一个,逃得还挺快。”银甲巡天使者微微有些诧异。

    不由得,其降下更为可怕的大圣威压,天空中电闪雷鸣,可怕的气机,锁定下方战场上的所有人。

    如果再有人想要逃走,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其他人也都察觉到有人遁走,却根本不知那人是谁。

    倒是张若尘心中有所猜测,一个极为陌生之人,居然会出手帮他,且,在关键时刻,出手杀死了精通幻术的幻姬,张若尘已经是隐隐猜到那人的身份。

    只是张若尘有些疑惑,疑惑那人为何会冒险出手相助,他们之间似乎并无这样的交情。

    “你等违背天条,本该受到重处。直接降下天罚,统统镇杀,也丝毫不为过。”

    “但,如今天庭界和地狱界的战争可谓是如火如荼,正是用人之际,倒是可以饶你们不死。”

    “不过,死罪可免,惩罚却不能免,但凡参与内斗者,皆需要承受十道天雷,且一年内不得离开昆仑界功德战场。”

    银甲巡天使者充满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不容许任何反驳。

    闻言,刑渊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寒芒,到得此时,他哪里还听不出来,这位巡天使者,分明就是在偏袒张若尘一方,故意针对他们天堂界派系。

    要知道,孔雀山庄外这一战,张若尘一方虽然被动,可论损失,却是他们天堂界派系的损失更大。

    其中,张若尘杀死商子、封古道、紫玲珑、蚩和顾天阴五大顶尖强者,个个都有着惊人背景。

    然后,还有幻姬和另外两名顶尖强者,死在了遁走的那名神秘强者手中。

    真要细细算下来,以天宫定下的天条,张若尘是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却仅仅只是承受十道天雷,外加禁足一年,这算什么惩罚?根本就是在帮张若尘开脱。

    再联系到这位巡天使者,是在商子身死后才现身,刑渊有理由怀疑,其恐怕早就在天外观察着,就等着张若尘将商子斩杀。

    四大主宰世界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是多么和睦,一直都处于相互竞争状态。

    这一次,他们天堂界派系,明显是被妖神界派系给算计了。

    “明明是他们……”

    豹烈有些不服气,想要与巡天使者争论。

    在他看来,此事完全是天堂界派系的人挑起,他们乃是受害者,所以只有天堂界派系的人,才应该受惩罚。

    张若尘身形闪动,出现在豹烈身边,伸手按在豹烈的肩膀上,阻止豹烈继续说下去。

    他可不傻,当然看得出,这位巡天使者应该是与天堂界派系不对路,有意在打压天堂界派系的嚣张气焰。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还去顶撞这位巡天使者,未免太不懂得进退。

    张若尘倒是很庆幸有这位巡天使者出面,因为如果继续厮杀下去,他们这边恐怕占不到什么便宜。

    哪怕小黑信心满满的说,有把握全灭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可张若尘仍旧是不放心,一个不好,说不得就该是他们这边全军覆没。

    趁现在伤亡不算大,而他又如愿斩杀了商子,将这场战斗结束,可说是再好不过。

    至于剩下的这些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今后有的是机会与他们清算。

    “既然都没有异议,那便准备接受惩罚吧。”

    银甲巡天使者淡淡道。

    “轰。”

    数百道可怕的天雷,从天而降,宛如一条条雷龙出世。

    每一道天雷,都锁定下方战场上的一道身影,谁都没有被落下。

    既是惩罚,自然是不能出手抵挡,只等默默的承受。

    天雷威力极强,每一道都似乎能够将星辰劈碎。

    那些身体无恙之人,扛住天雷,倒是不难。

    可受伤之人,则有些难熬,每一道天雷劈下,都会将伤势加重几分。

    一连十道天雷降下,就连张若尘都不禁喷出一口血来。

    原因无它,张若尘本就身受重伤,再硬扛十道威力强大的天雷,能够保持站立不倒下,已经是很不容易。

    “今次只是稍加惩戒,望尔等汲取教训,切不可再犯天条。”

    留下这句话,屹立于九天之上的伟岸身影,直接消失无踪,而那可怕的大圣威压,亦是快速消散。

    “呼。”

    不由得,地面上的诸多修士,均是长舒一口气。

    面对巡天使者,还真是非常的不自在,任谁都感到十分压抑。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